西山晚霞东海雪

  当太阳挂在西山山顶的时候,我正在海边散步。太阳是最伟大的画家,它那七彩画笔正不断地勾画着西天的风景,红霞片片,彩云朵朵,像娇艳的玫瑰,盛开在西边的天空。山被涂红了,黑松林被染红了,被染红的还有那转动着的发电风车。当我正陶醉在这晚霞美景之中时,一阵寒风从海上吹来,抬头望去,大海之上已是阴云密布,铅灰色的阴云正缓缓向西滚动。如血的残阳并没有畏惧,而是把它的余晖泼向乌云,给乌云镶上了一个橘红色的项圈。突然,一片雪花我的眼前划过,这是入冬以来我看到的第一片雪花。在我欣喜之时,一片,两片,三片……雪花真美,像天鹅飞落的羽毛,像天宫遗失的水晶。

  此时,红霞、蓝天、乌云、飞雪出现在同一片天空,又同时展现我的面前。这是一幅多么壮丽绝伦的画卷。这是一种机遇,也是一种巧合,更是上帝的一种恩赐。刘禹锡的一首“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即描绘出了风景,又蕴含着爱情的绝句被人们传唱至今。本人才疏学浅,没有用两句诗就能概括眼前这种“西山晚霞东海雪”的文才。但我却用眼看到了,用心看到了。这是在黄海之滨,在海滨上的一个小镇。我想,那些天天为金钱奋斗,为名利奋斗的人是很难见到这样景色的,即使让他们碰到,也会视而不见,一闪而过。

  云越来越多,雪越下越大。突然一声霹雳,震得我毛骨悚然,紧接着一股寒风夹裹着更大的雪花从苍穹卷来,瞬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擦去眼睛上的雪花,只见密集的雪花就像飞舞的蜂蝶,拥挤着,打闹着扑向大地,扑向我的身子。眼前的沙滩变白了,我的衣服变白了,但透过淆乱的飞雪仍能看到西天嫣红的晚霞,在霞光里,雪花被染成了红色,那是一种金灿灿的红,是一种迷离飘动着的红。

  又一声响雷从头顶滚过,下雪天打雷这一少有的自然现象又让我碰到了,我被吓得赶忙往家的方向走。然而,回家的路被积雪掩埋了,眼前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就连平时趾高气扬的那些黑松也披上了银装,一团团,一簇簇,就像秋天里盛开的棉田。乌云完全遮住了天空,风小了许多,暮霭已经降临,我踏着吱吱作响的积雪向家的方向走着。

  眼前已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好大的雪,好美丽的风光,“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我走着走着,不自主的就背诵起了毛泽东的《沁园春雪》。第一次读毛主席的这首词时是在文革期间,当时只有十一岁,读着读着就被词中所描绘的风景所吸引,当我后来真的身临其境时才真正体会到了冰雪之美丽,北国之魅力。据说新加坡的作家所拥有的形容万千气象的词汇就很少。他们那里一年四季都是炎热的夏季,即看不到绿意朦胧的早春,也看不到黄叶纷飞的秋野,更看不到霜染梯田的初冬和眼前这种白雪纷飞的壮丽场景。而我们北方,四季分明,冰霜雪露雨轮番上演。我为能生长在北国而自豪,我为能看到这样的风光而骄傲。天已经黑了下来,可我却不想走进家门,我想多看几眼这美丽的雪,想从中扑捉到更多的感动,更多的美丽。

  当太阳挂在西山山顶的时候,我正在海边散步。太阳是最伟大的画家,它那七彩画笔正不断地勾画着西天的风景,红霞片片,彩云朵朵,像娇艳的玫瑰,盛开在西边的天空。山被涂红了,黑松林被染红了,被染红的还有那转动着的发电风车。当我正陶醉在这晚霞美景之中时,一阵寒风从海上吹来,抬头望去,大海之上已是阴云密布,铅灰色的阴云正缓缓向西滚动。如血的残阳并没有畏惧,而是把它的余晖泼向乌云,给乌云镶上了一个橘红色的项圈。突然,一片雪花从我的眼前划过,这是入冬以来我看到的第一片雪花。在我欣喜之时,一片,两片,三片……雪花真美,像天鹅飞落的羽毛,像天宫遗失的水晶。

  此时,红霞、蓝天、乌云、飞雪出现在同一片天空,又同时展现我的面前。这是一幅多么壮丽绝伦的画卷。这是一种机遇,也是一种巧合,更是上帝的一种恩赐。刘禹锡的一首“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即描绘出了风景,又蕴含着爱情的绝句被人们传唱至今。本人才疏学浅,没有用两句诗就能概括眼前这种“西山晚霞东海雪”的文才。但我却用眼看到了,用心看到了。这是在黄海之滨,在海滨上的一个小镇。我想,那些天天为金钱奋斗,为名利奋斗的人是很难见到这样景色的,即使让他们碰到,他们也会视而不见,一闪而过。

  云越来越多,雪越下越大。突然一声霹雳,震得我毛骨悚然,紧接着一股寒风夹裹着雪花从苍穹卷来,瞬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擦去眼睛上的雪花,只见密集的雪花就像飞舞的蜂蝶,拥挤着,打闹着扑向大地,扑向我的身子。眼前的沙滩变白了,我的衣服变白了,但透过淆乱的飞雪仍能看到西天嫣红的晚霞,在霞光里,雪花被染成了红色,那是一种金灿灿的红,是一种迷离飘动着的红。

  又一声响雷从头顶滚过,下雪天打雷这一少有的自然现象又让我碰到了,我被吓得赶忙往家的方向走。然而,回家的路被积雪掩埋了,眼前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就连平时趾高气扬的那些黑松也披上了银装,一团团,一簇簇,就像秋天里盛开的棉田。乌云完全遮住了天空,风小了许多,暮霭已经降临,我踏着吱吱作响的积雪向家的方向走着。

  眼前已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好大的雪,好美丽的风光。“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我走着走着,不自主的就背诵起了毛泽东的《沁园春雪》。第一次读毛主席的这首词时是在文革期间,当时只有十一岁,读着读着就被词中所描绘的风景所吸引,当我后来真的身临其境时才真正体会到了冰雪之美丽,北国之魅力。据说新加坡的作家所拥有的形容万千气象的词汇很少。他们那里一年四季都是炎热的夏季,即看不到绿意朦胧的早春,也看不到黄叶纷飞的秋野,更看不到霜染梯田的初冬和眼前这种白雪纷飞的壮丽场景。而我们北方,四季分明,冰霜雪露雨轮番上演。我为能生长在北国而自豪,我为能看到这样的风光而骄傲。天已经黑了下来,可我却不想走进家门,我想多看几眼这美丽的雪,想从中扑捉到更多的感动,更多的美丽。

  

分类:写景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6-11-07 09:57:12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xiejingsanwen/7591.html1001西山晚霞东海雪_写景散文_散文精选
本文标题:西山晚霞东海雪
上一篇:草原秋色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