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当一回妈妈(上)

阴沉沉的天空,让人密不透风,闷在心里的疙瘩让我喘不过气来。下午,我与同事终于办完事,准备打道回府了。脑海里浮现出了女儿的身影,沙哑的声音,搭拉着脖子,依偎在母亲的身上,一双无神的眼睛凝望着四处。

我自然的转动方向盘,驶向了家的方向。临近家时,留意了女儿爱玩的“滑冰场”,喜欢坎走的那条笔直幽静小道,四处不见人影。沿着路旁的黑桃树,到了家,宽宽的坝子里晒了老爸平时钟爱的药饮片,老爸和几个人正在打理着地上的饮片,额上冒着汗珠。“予童,在哪里安,爸爸”,不知什么时候在嘴边溜出的话,“你妈带着予童和雨雨去耍切了”,爸爸说着转身站起来,朝着姑爷他们家院子,扯着嗓子喊母亲的名字,尾声落款着“你娃回来了”,一连嘶喊了几声,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老爸哪能这样没面子,步伐中到着小跑,到了后院,又开始了呼喊,终于听见母亲回答“回来了,莫喊了”。眼角上眉纹舒展开来,脱下外套,准备迎接。几个院子的小路很多,我刚迈出步子,从背后传来“看哪儿,那是哪个”,母亲背着女儿在竹林中间的石径呢喃地说。满脸的笑容带着惬意,支举着双手迎上了步伐,女儿视线里出现了我,紧紧盯盯眼神看着我,糅丝的发髻上凸显着几粒闷热的汗珠,抛舞着小手,嘴角泛起了微笑,却没有发生半点声音。半握着手接过孩子,轻轻地抚捂着屁股和背梁,头轻轻地贴在了肩上,两只手紧紧地抓住两肩。

此时,我不知道孩子在看什么,在想什么,但我知道我们贴的更紧了。挪动着步子,我憋住气门儿说“予童,想爸爸吗,爸爸回来看你了,爸爸知道你感冒了…我说了很多话,可是没有听到女儿一句外国话,也没有看到女儿的脸,还是簇拥着在怀里,地上模模糊糊的映衬着一个高大身影和袒露的小脑袋。

过了许久,女儿抛仰着头,怜望着我的眼睛,两只手搬捏着我厚厚的嘴唇,潜藏着微笑倒在怀里,抛捏起了芊芊玉手。时间的紧蹙驱赶着我,该走了,该回学校了。交错的心情还是在迟疑,“妈,我要走了,你来抱一下予童”,我边说边走着,妈伸着走过来,焦脆的衣服上印记着孩子淡淡的足迹,烫卷头发凌乱着,露出了甜甜笑“来,奶奶抱”,女儿一头扎进我的怀里,一个劲儿在往怀里钻,嘴里蠕动着脆弱声音,很沙哑,但也是清楚的感觉到很不情愿。就这样试了几次,声音更大、更嘶哑了。我抱得更紧了,不愿孩子过早地尝试离别的泪水。奶奶寓意盎然说:抱你看小羊羊、去看小鸡,去摘果果…我也吱呀着,附和着。可是这些话显得苍白、无力。可与往常相比,判若两人。

我抖动的手把孩子送向了妈妈,我上了车,点燃了火,打开车窗,女儿嘶哑的声音在呼喊着,颗颗泪珠已经湿了脸蛋,双手举起朝着我的方向,一股泪水好像涌动了上来。母亲好像看出了什么,轻轻地将女儿递给了我,坐落在我怀里,低昂头,哽咽着。“你干脆把她引起,反正你也引得到”坐在副驾驶的同事喃喃说。“妈,我把予童引起,你去把帮我她的必备品拿来”,就这样,很自然的一句话的,我们出发了。

土路曲折无形,凹凸有致,陡峭壁岩颠簸着我的心情,清楚地知道:女儿一岁多了,我还从没有和她单独的相处过,饮食起居都是她奶奶和妈妈一手包揽,对我这只闲云野鹤来说的确够大胆。我不时的偷视着怀里的女儿,感觉她像是的摇篮里,一动不动,可能是在想什么,也可能在享受什么。女儿的屁股摩擦着方向盘的边际,偶尔要峰回路转,偶尔还要急停,同事苦苦祈求女儿,伸手试抱几次,也被女儿泪水回绝了。到了上陡坡,拖拉机的轮迹分明的画出了两道沦陷,细心地盘转着,突然车子轰鸣声戛然而止,一脚踩住刹车,女儿抬头一望,看了看周围。砰砰心跳,带着颤抖的音频地对孩子说“余叔叔抱你哈,爸爸不好开车,听话哈”,同事早已伸出了双手,让她坐在了两腿之间的那块座椅上,什么也没有说。你其实不知道爸爸当时好感动,虽然你还不会说话,但是你的举动让我足足感到心理上的甜淡。

终于离开了这段土路,我们一起行驶在山间的蜿蜒崎岖的水泥路上,这一路上我虽然没有看到你,但我清晰的知道:这一路,有你,也有我……..

分类:亲情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5-11-22 01:33:03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2938.html=
本文标题:我也要当一回妈妈(上)
下一篇:超度有悟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