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朋友们

  日子匆匆过了二十一年,窗口边的日历一页一页的翻过,屋外的麻雀停留在我家那棵大树上吱吱不倦的叫着,是在找伴儿吧!

  过去的日子如烟,只留下淡淡的味儿让我不住想要回味。我的思绪就这样随着耳边的鸟叫声回到我小学穿着深蓝色校服的那段时光。小学那六年里,我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好友,唯有一位朋友小乔,和我最为亲近。从我们同班开始我们就形影不离,一起下课到食堂,一起买那时候才二十仙却味佳量多的零食,一起打羽毛球等等。吵架的时候,我们总冷战,过了几天才又传纸条道歉,该有多童真的时候啊。那时候一吵架身边的朋友就没几个,怪难受的。犹记得班上总有些妈宝,每天早上都有四五位阿姨替孩子提着书包到课室,几位阿姨待在一块儿就闲聊到老师进班才离去。那几个孩子聪明勤劳,受其他同学喜爱,同时也是老师们的宠儿。我和他们总格格不入,处不来。可能有点自卑吧,成绩不如他们,也不受老师“宠幸”。我和小乔也属同类人,和班上其他同学常玩在一起。我和小乔家住的靠近,也常去对方家玩,有一次中秋也是在小乔家度过的。在这里,父母们也总会比较比较。有一次,我因小乔的成绩比我的好被责备了,她也曾因我的衣柜比她的整齐被她的父母责备。然而,这些小吵小闹也没影响我们的友情。

  在六年级那年,我和她冷战了一个星期,当时也快要末考了,所以这件事班上一半的同学知道但是没有人理会。那个时候,我和另一位坐在我身后的同学,小王,曾经要好却不知怎的吵架了。他是学校名副其实的小霸王,打架骂架顶撞老师都是他的“强项”。他知道我和小乔冷战变威胁小乔不准我们和好。他甚至不让几位同学和我说话。然而,上电脑课时我和小乔的位置是一起的。我便偷偷告诉小乔我们假装不和好,但是我会去她家,我们可以再一起去公园骑脚踏车。这件事被当时身后一位想巴结小王的同学听去还告状了。结果第二天,我当众被小王欺负威胁,还嚣张地警告我不准告诉他姐姐(我姐姐和她姐姐同班)。当时不知怎的没骨气的我哭了起来,一抽一抽的,现在想起来真是丢脸死了,我真应该给他几个巴掌外加拳打脚踢。反正,我有理了,干嘛坐着哭呢。好后悔!当时,每个同学都因害怕小王而不敢安慰我,等到他离开才过来。这件事虽然不了了之,我却印象深刻,到现在都还耿耿于怀。当然,我和小乔后来和好也没再提过这件事。虽然后来的几年都听闻小王变好了,我还是不能原谅当时的事情。即便小乔劝我,也没能让我相信他变好,因为那件事成了我小学的遗憾和阴影。每次想起,我都好想好想去质问小王,或许我需要的是他的一句永远不会到来的道歉。

  中学的时候,我和小乔就这样分道扬镳。虽然我们偶尔有联系,但是关系不如从前了。中学时期我结交了另一位朋友,就叫她茉莉吧!茉莉是个妈宝,她母亲非常疼爱她和她的妹妹,从来不让他们做家务,当然他们出街的时候更是连环呼叫,甚至吩咐不准她过马路。当时我真开了眼界,还有这样强烈保护欲的母亲。我和茉莉关系变好因为她初中一的时候坐我的隔壁,我也因此和另一位朋友小冰渐行渐远。茉莉是个从小就读女校的孩子,非常害羞,也是所谓的“香蕉人”(会说华语却不会写和阅读华语的华人)。我和茉莉常分享小说,她热爱华语的态度促使她的话语越来越好,甚至还在中学时期读完好几本大约三百页的小说。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朋友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存在,我以为合得来就是朋友了。又一次,我也和茉莉冷战,原因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哭了,这真的吓着我了。我们和好的时候,她才告诉我我对她是很重要的朋友,她也提起有一次她不在课室我替她翻开课本等她回来她很感动的事。说实在的,当时的我很惊讶,我不知道我举手之劳的事可以让她这么感动。当然,我们的关系在接下来的几年都很好。后来高三的时候,我和茉莉被分到不同的班级。我们虽然不如以前亲密,却还是到现在一有空就见面的朋友。

  其实,一直到中学,小乔和茉莉是我没有失去的朋友。我真正失去的朋友有两个。第一个就叫她佳佳。佳佳也是从我一年级就同班到高二的同学。以前,她很爱粘我,每天都给我打电话聊天。上课喜欢跟我说话,导致我被老师骂被责罚都有。每天她打来的电话总会聊超过半小时,所以母亲也会责备我。我想,那个时候的我也很无聊才和她聊天,但是却找理由说服不是自己的问题。一直到中学,她打来的电话改成两天一次,在学校也爱和我聊天,当然也和几个特定的同学关系不错。母亲的责备终于让我烦不甚烦。那个下午,她又致电给我。心情烦躁的我犯了我一个我后悔不已的错。

  “你怎么又打来啊佳佳,你很得空么,你害的我被我妈责备耶,你烦不烦啊!”。

  一阵沉默持续了五秒。“你以为我这次打来是跟你闲聊的吗,我是因为我最亲的表姐去世了,我才打给你的,再见!!”。

  当下的我愣了许久,迟迟反应不过来。我到底做了什么。等我再致电回去,没人再接我的电话了。这件事或多或少成了我们之间的疙瘩,即使我们和好了,关系也不如从前般,她也没再致电给我聊天了。这件事发生不久后,我才真正审视自己一次,我想我没真正付出过什么,只是一味的认为所有在我身边的都是理所当然的。我本有不同的解决方式,道歉也好,解释也罢,我什么都没做,等到想要做,好像变成了无病呻吟,没有了道歉的机会。一直到现在,当时的事依然历历在目,说不出口的道歉就这样埋在我的心里。我期盼有一天我能好好和她道歉,只希望我们都不会因为那件事有什么不好的回忆。

  另一位失去的朋友就是小冰。以前我们小学同班,但我们没什么接触。一直到中学,我和另几个朋友包括小冰就读一样的中学才成为了好朋友。然而,好景不常在。和茉莉关系渐佳的我忽略了小冰,还不成熟的我们像小学时期的孩子冷战了。当时,我也倔强的不道歉也不想解决这件事。我们的冷战也因为小冰被调到别的班级没有下文,我们也没再说话。犹记得我们的父母关系也不错的,虽然我们没有说话,但是那种不说话又像朋友又不是朋友的关系一直僵持着。初中二的七月,发生了一件谁也没能挽回的事。那个晚上,在同一间补习班的我们等着小冰的父母接送我们回家。可是等啊等,一刻钟过了,小冰的父亲才姗姗来迟把我们接走,当时已经很晚了。踏进家门,我才知道我母亲和他父亲吵架了,原因就是拨电话询问的母亲被小冰的父亲责备太过紧张孩子。其实,每个父母紧张孩子迟迟不回家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这个地方的治安每况愈下,我的母亲就这样和她的父亲吵了起来。下一通电话一响起,我有一瞬知道什么事会发生。我们两家的关系从此断裂。即使在路上迎面,我们也都不再打招呼。有时候,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不那么固执,不那么爱面子,是不是一切就不会发生。发生的当下,我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也不清楚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现在想起来,我们就因为固执而搞得两家人不再是朋友。这件事也给了我一个领悟:如果珍惜一个人或一段友情,不要认为先道歉就吃亏了,先道歉是因为你在乎。

  那些年的朋友们、那些年的友情、那些年发生的事,有快乐也有悲伤。当然,也因为这些事,我才有了今天的我。我不会再让自己珍惜的朋友离去,不会那么爱面子而不道歉,也不会让自己有后悔的机会。说实在的,知心朋友,一生也就那么几个,当下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有什么争执,好好冷静的解决,不要因为逞一时之快让自己以后后悔。

  

分类:情感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8-08-14 23:16:17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28404.com/qinggansanwen/7986.html=
本文标题:那些年的朋友们
上一篇:一封信的情谊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