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水石出木叶疏,折枝不归问殊途

冬已立,故园风寒水冷北风叹悲凉;雪未至,异乡叶落雁飞暖阳照唏嘘。千里而来,睹她氤氲风华;踏雪而归?思我意气风发。

异样的音律,标记千里的眼前;相似的话语,带入遥远的梦境。“空山新林归鹧鸪,油灯下她著新书,前尘往事回顾,不过酒一壶……”未曾经历世间浮沉,何谈感慨红尘万千。欲把故事勾勒为画卷,将往日描绘成诗书,奈何岁月的颜色浅显,在序章便隐去了色彩。

白云苍狗,往事具已。遥寄婵娟之外,我亦是行人。少年的长诗改了韵脚,忘却光影下的未来;青年的短句成了往事,弃去书声中的言语;未来的琐碎终于战胜了一腔热血,成为孔方兄的戏言。韶华犹在,心已何处?

叹风月此生无人陪我无悔,染红尘如梦难追,余生殊途同归也可同寐。

秒速五厘米,是樱花对大地最长情的告白;落叶?飞舞的翩跹,那残存的骄傲赠与莺飞草长。

白驹过隙,来日方长;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秋收冬藏,秋风吹不散的,就留给闪烁的晶莹吧。溶于醇馥幽郁,望一帆济沧海。

延陵风起信笺萧萧枝成堆,却铭记今生何追。抚琴唱迎春,梅须逊雪三分白。来者?何谓来者,一日看尽长安花?野渡无人舟自横?坐地日行八万里?皆惘然,是为雪落不问来路,是为消融不语昔日。不知者,当无畏。

不知九万里为何物,豪言度银河揽月;纵闻五千年有几许,壮语垂千古留名。渡黄河者,当踏万仞冰不觉寒;登太行者,须扫千层雪不言累。

光影交错下,恍然有柳絮飘过,那是儿时的戏言……指尖流淌过清爽,原来是初冬的霜。想来,吻过霜冻才算是真正成长。

往者不鉴实不鉴,来者可追犹可追。

欲问来者,何须待春日?孟春复苏,莫忘大寒积累。

千里的眼前,标记异样的音律;遥远的梦境,带入相似的话语。西月东落天色微耀,半盏清茶斟得逍遥。未曾经历世间浮沉,不愿感慨红尘万千。在序章中隐去的色彩,待笔墨来勾勒。

少年的长诗改了韵脚,重唱光影下的未来;青年的短句成了往事,践行书声中的言语;琐碎终于被满腔热血点燃,化为灰烬中的尘埃。韶华犹在,心,犹在。

听风月此生有你陪才更美,那红尘如梦也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提示
  • 下一页>>
  • 分类:情感散文 | 人气: | 时间:2020-01-31 14:18:43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ggansanwen/66087.html=
    本文标题:寒水石出木叶疏,折枝不归问殊途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