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把月就回家

临近十月年,虽不能归乡团聚,心间一直没有断过念想,哪怕一顿饭局,一双沧桑的手掌,足够在异乡的夜,温暖漂泊的心。

不知何时,家仅仅成了旅馆,大年几天偶居数日,从此为着各自的生活辛劳。哪个游子愿意流落异乡,哪个农者愿意忍受刺鼻的毒气,日复一日的重复单调的活,得不到身心的舒畅。谁不愿意在温暖的家里,享受亲子的时光;谁不愿意在节日里,一家人欢乐的吃一顿饭。

可是,活着本身就是没有止界,以卑微的姿势,获取的回报未曾不比耕耘的田地容易。若非弃了家土,怎可体会故乡的分量,可以把一个人的理智压垮,流下久违的泪水。

我们往往在大风大浪前,不肯滴下一滴泪水,长辈一句絮叨的言话,可以剥开层层的伪装,恍然发觉喧闹容不下你,千里外故乡的宁静,藏不住试图越过龙门之心。你不属于城市的繁华,不归于故土的荒凉。

爷辈起早贪黑,一生的血汗给了大山,山地给了粮食房屋,养育了子孙儿女,最后终于可以放下,享不了几年清福,就要急匆匆的道别人世而走。

父辈弃田入城,血汗筑成的屋檐,一生又能踏足几回。我们不事农桑,不晒烈日,不淋冷雨,不受风吹。恍惚融入这么一个群体,走在街头,吹你归家的不是落日,是冷漠的气息,穿流不息的车流。

处在尴尬的时间段,当时光不在容许你胡乱放肆,当家庭的重任向你倾倒,暮然迷失在路口,明明前路宽阔,你来不及细心品味,就要奋力习惯。

爷爷衰老的声音,父亲沧桑的容颜,即便我有着怎样的文笔,抹去的永远只是心间的皱纹,阻挡不了时光的摧残,改变不了既定的一生。然而,所有的经过不是逐渐改善么,爷爷把父亲生在农村,父亲自己走向了城镇,我的根仍旧在乡野,渴望的触角却延伸到每一个角落。我要依靠那一根根,一条条连着命数的线,喂饱饥饿的心,让其开出奇异的花朵。

有一天,爷辈或者父辈的每个人,必将撒手人间,看不见你的功名,瞧不着你的出息,甚至感受不了你惋惜的疼。待岁月把你催老,那一刻也许才真切的明白,我们所舍不得的所有,他们也曾留恋过,我们所忘不了的回忆,他们也必定刻骨铭心。

十月,我们从来不在路上,十月,我们一直在流浪。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提示
  • 下一页>>
  • 分类:情感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9-09-16 01:25:18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ggansanwen/65876.html
    本文标题:过了把月就回家
    上一篇:你好,九月!
    下一篇:布偶小馨的梦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