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呼唤

妈妈终日躺在炕上,眼睛依然很大,有神。但茫然地注视着棚,不管我怎么叫她,她都不能说一个字。我哭了多少次已记不清了,也许眼泪快流尽了。

显然妈妈心里是明白的,只是说不出来罢了。当儿女们回来时也激动、流泪。看电视时,是听电视,妈妈会跟着剧情的悲伤而难过。妈妈听觉非常好,每当我来到炕前,妈妈立刻忽闪着大眼睛默默地看着我。

妈妈从前是爱说笑的人,无论她走到哪,笑声就带到哪,总是感染着周围的人。人们都说妈妈嘴茬子厉害,能说会道。但对妈妈现在狠惋惜,白瞎一个人了,一天到晚一言不发。

有的说,你妈以前话说多了,把话都说完了。

多少年没有听到妈妈说话了,还有对我们姐弟妹们小名的亲切呼唤。那亲切的呼唤像鼓励,时刻提醒着我们要好好学习,取得优异成绩;像号角,指引我们莫贪玩,早回家;像鞭策,督促我们勇敢向前;像温柔的梦乡,让我们甜美地酣睡。

今天,我多么希望再听妈妈叫我一声小名啊!那亲切的呼唤仿佛又在耳边想起,一股暖流从心底涌起。

秋天割庄家,到了中午,我准备回家吃饭。忽听见妈妈说,娟,吃饭了。妈妈给我送饭从来都是人未到声先到,像红楼梦里的王熙凤一样。我往地头望去,望见妈妈拎着饭筐走来。原来是幻觉,那是从前的记忆。泪水又模糊了我的眼睛,心像刀绞一般···

在我上中学的时候,住宿,一个星期回家一次。回家拿粮食换饭票,拿一瓶鸡蛋酱,妈妈还给我烙一书包饼。因为二十多里的路程,天刚亮就得走。当我走了一段路,忽听妈妈叫我的声音,娟给你书包。妈妈责怪我说,你呀还能把书包拉了,还没忘了吃,饼包可没忘。这时我才想起书包拉家了,是呀,饼包却背在身上,当时我羞愧极了。

望着默默无语的妈妈,即使有千言万语也无法跟妈妈说,世上有比这更残酷的事吗?每当想到伤心处便潸然泪下···

妈妈,您清醒一下好吗?再叫我一声小名好?我期待着,有一天忽然听妈妈说,娟,现在是什么时候?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类:情感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9-09-02 11:03:09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ggansanwen/49819.html
本文标题:妈妈的呼唤
上一篇:感悟心灵
下一篇:树荫下的怀想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