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一把向阳的伞

一直以来都喜欢素雅的东西,比如说淡紫色的,纯白色的,浅黄色的,浅红色。

我喜欢蔷薇,喜欢围墙上忧郁而又活力四射的紫藤花,仿佛一个临窗玉立着娇答答的女孩,心里面有很多的心思,且又羞涩于说出来,只好抬头看向远方,让自己的心思去流浪,跟着悠游快活的白云,穿过高山,飞过草原,梦里也许去过大海;喜欢白玉兰,喜欢宁静而安逸的兰草,喜欢遗世独立的白莲,总觉得这些东西才是青春的气息,他们仿佛像一个个干净而纯真的女子,轻颦浅笑多么自然,多么恬淡。

上次看到小姑年轻时的照片,真有种说不出的美好,那笑容宁谧而羞涩,像一朵才要开放的花朵,每个人的青春总是这样的美好,曲径通幽的小路上,他们互相牵着对方的手,说着蜜蜂与花朵的心思,说着年少的梦想,说我们要一起出游,去如诗如画,没有被世俗浸染过的丽江,或者坐着火车去远方,去充满梦幻色彩的青藏高原,或者静静的坐在河岸上,听小桥流水,读席慕容的诗,读哪个容颜不是那么美丽,心灵和爱情且玲珑剔透的女子,从她笔下写出的每一首诗都是一个美丽的童话,那时,真希望自己是一棵在路旁等了五百年,只为守候着,等你来的开花的树。

年少的梦想总是好的,美得像碧玉,通透而澄澈,纯粹而安静,有时候又是轰轰烈烈的,如燃烧着的火焰,好久没有去Joe的空间了,每次去他的空间,总能感受到浓烈的青春气息,带着点忧郁而青涩,忧伤似乎又很美好,少年华发,挥斥方遒,我们总得去做一些轰轰烈烈的事,不去计较对与错,这才是青春的原始滋味,有时候,总是怕做错了太多,给家人,给身边的人带了不必要的麻烦,很多事情反而弄巧成拙,失去了很多,这样的优柔寡断是否不属于青春?我一直在仿佛的问自己。

很久没有写这样的文字了,感觉自己的文字总是老气横秋的,大一的时候有人看了我的文字,说:“朋友应该37左右了吧?”我只是无奈的一笑置之,身边的朋友见过我的,给我的第一印象都说我就是个小孩,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自己是要成熟点好还是幼稚点好,因为有的人说成熟好,有的人说幼稚点好,成熟点可以少让别人当心,幼稚可以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像一只彩色的蜻蜓,这不正是泰戈尔说的:“鸟儿愿为一朵云,云儿愿为一只鸟。”吗?娃娃想马上长大照顾爸爸妈妈,带他们去旅游,盖一座优雅而安逸的房子给他们住,而大人又想,要是一个小孩多好呀,整天无忧无虑,也少了匆匆忙忙的心烦意乱。

上次娃娃和我说,有什么好愧疚的,我看着你整天忧郁的样子,也不知道你是想些什么,她说年轻的时候,比如现在的大学生,出去吃饭喝酒,KTV,去旅行,穿名牌,这些那个不是用父母的钱,既然我们都一样的年轻,为什么又要去想那么多和青春无关的事情?我们就是要在年轻的时候做年轻的事,在年轻的时候,我们要出疯狂;在老的时候做老的事,也许那时候我们坐在轮椅上,才有回忆的年少无知。

她说,你总是在为你爸爸妈妈考虑太多,有这个必要么?

你不是说你哥哥上初中的时候,就偷家里面的钱去外面乱吃乱喝吗?你不是说你表弟偷了几千块钱去“老厂”玩了一个星期没有回家,然后家里派了很多人去四处找;你不是说你表哥打架赔了人家几千块钱么?我弟弟不是高考都没有考么?既然青春是这样的,我们何必过多的约束自己,想玩的时候好好的玩,要学的时候好好的学习,这难道不对么?钱是苦了用的,但是我用的且不是自己的钱。

爸爸妈妈总是很相信我,家里面的人大多数认为我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他们的心思,总是为他们着想,不会经常给他们添乱子,其实又有谁知道我的心思呢?有时候连我自己都对自己模糊,别人又怎么会知道,很多事我总是在自己心里,不会轻易的去和任何人说,所以很多人说我彬彬有礼。

在妈妈身边的时候,我顽皮得像个小孩,不会在乎任何人的看法,上次回家,抱着一本有我诗歌的本子,看着爸爸幸福而自豪的样子,我又说,为了给爸爸妈妈带来更多的幸福,能够看到他们更多的欢笑,我要长大了,有时候看着朋友们去酒吧,去各种娱乐场所,我又想变成一个不懂事的青年,但是很多时候没有,我只想一个人抱着一本书,静静的,在阳光后的草地上去读,读着席慕容永远不会老去的爱情诗句;读顾城一个人繁华而苍凉的城堡;读海子面朝大海的自由和浪漫,读他麦地上充满希望而又饱含辛酸的理想;读朱湘在死亡的坟墓前获得长久的解放和自由。

有时候又想着去做一个渔夫,去大海上,看着日出日落,跟着海明威《老人与海》中的老人去做个小孩,去顽强的拼搏,等到日落的时候一个人静静的看着大海,听着海涛的隆隆声,看着白浪翻卷,四散成细碎的浪花,在亮晶晶,如同鱼鳞般梦幻的波纹中起伏梦想,美滋滋的做个好梦,梦见明天风和日丽,老人捕获了一条大鱼,我在旁边拍手欢笑,又想变成杰克伦敦《野性的呼唤》中的一条狼,变成巴克,去寻找灵魂深处的呼唤,和温情的主人去陶金,去一次又一次的穿越冰天雪地,最后在人类的大地上开凿一片永远属于自己的土地。

上次看到小姑爹年轻时候的照片,赤条条的光着上身,身体上的肌肉结实光滑,同时富有弹性,那些青春的笑容多么自信,多么无忧无虑,那结实的臂膀,真让人羡慕不已,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这些美好的东西,自己反而会黯然神伤,是我老了么?但是很多人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像个活蹦乱跳的小孩,他们说我有“多动症”。

我想很久以前的昆明一定是个很适合恋爱的地方,春暖花开的世界,滇池的水肯定清明澄澈,悠游自在的鱼儿绕着芦苇,轻轻用嘴顶着荷叶,然后不知不觉的吹起一个彩色的气泡,最后在阳光中绽放,然后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少年来了,小姑一生中的另一半来了。

他骑着一辆老式的自行车,是那样的自信,又充满了活力,笑得那么纯真,不长不短的头发向中间梳开,头发乌黑而干净,赤条条的光着臂膀,裤子是青蓝色的,他刚从工地上回来,干干净净的洗漱后,笑意盈盈的骑着自己心爱的宝贝自行车,穿过田野,穿过曲曲折折的小路。可能遇见了一朵淡黄色的开在田野边的一株小花,或者遇到了一条沟,他又不得不从车上下来,把车抬过去,那时,山很绿,水很清,阳光很好,绿油油的稻田,当一阵轻风拂过的时候,那一片海天一色的田野,惊起几只秧鸡或者其它的水鸟,并在双脚飞向蓝天白云,飞向大山深处,或者他们可能遇见稻田里一只走失了,遇见陌生人而慌乱着逃散的田鸡,又或者看见一只透体乌黑的小蝌蚪,摇晃着自己的小尾巴,晃晃脑袋,游向低凹处,潜伏在水草间。

那时小姑还是年轻的女子,扎着一根麻花辫,脸上没有一点杂质,皮肤红润晶莹,手指修长,但是身体微胖,是那样的健康,是那样的美好,也许他们不会说去丽江,他们也许第二天会绕过田野,走过木桥,去大山里采小朵小朵开放的山花,约着伙伴,肚子饿了在大山里的空地生火,去黄土地里刨现成的洋芋,吃饱了了,他们也许会用木炭灰把对方涂成一只大花猫,草地上的青草柔软舒适,累了可以四仰八叉的大睡一觉,睡觉的时候肯定会有花蝴蝶围绕在花朵上翩翩起舞,肯定有小蜜蜂飞进紫色的花朵,然后又飞走,或者那一朵小巧玲珑的紫色花边上已经微微泛黄,有些枯萎的迹象,不过,那又影响什么。

夏天的阳光会很好,不过暴雨也来得触不及防,那一群没有带雨伞的少男少女,是不是又慌慌忙忙的四处逃散,是不是又有好事,聪明而活力四射的少年爬去芭蕉树上摘一个硕大的叶子,一双双的两个人顶着,也不管脚下的泥泞是否会弄脏自己的衣服,是否泥巴会在自己绣着碎花的衣服上沾上污泥,是否会把自己的小布鞋弄得泥水滚滚。

或者那天阳光正好,少年也许会突然神思飞来,悄悄的爬上山腰,摘一把小花,里面有杜绝,有野菊,有映山红,有大红花,还有些不知名的细碎小花,或者粗心的男孩不懂得怎么搭配花的颜色,搞得鱼龙混杂,扎花的还是几根狗尾草,躲躲藏藏的收在背后,那时当他递出手中的鲜花时,他的脸是否也和女孩一样红,滚烫烫的热,但是且又要装作不知道,然后空荡荡的双手,又莫名其妙的不自在起来,不知道要把自己的手往什么地方搁置的尴尬,他们就在这样的羞涩中遇到自己的王子和公主。

或者女孩累了,轻轻的靠着他宽广的胸膛,慢慢睡去,呼吸均匀,或者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她都笑得甜蜜而清澈,像水波,或者女孩醒来的时候,他们都口渴了,他们在对方耳边说着悄悄话,然后一不留神已经在老农的西瓜地里,各自抱着一个大西瓜,美滋滋的大口大口的吃,男孩狼吞虎咽,而女孩且是那么的温柔,背对着男孩,慢慢的享受着自然的天伦,或者运气不好,遇见了守瓜的大爹骂道:“你们两个背时鬼,敢来偷我家的瓜,小心让我抓到,把你们送到办事处好好的关几天。”不过没过多久,他们又出现在另一家的瓜田里,那个大爹是否也想去了自己少年时的年少轻狂,然后轻轻一笑,那一笑看似简单,且意味深长。

青春就是这样的小手段大幸福,在向往的黄昏,他们骑着自行车,女孩在手里拧着一朵紫色的小花,或者一株蒲公英,开着洁白的花瓣,轻轻的吹,四处飘散,她想要吹开夜晚满天梦幻的星华,男孩使劲的瞪着自行车,不过此时他专心致志,累了,但是丝毫没有觉察到,他在幻想着把自己的公主带回家去,最后在花车里,知道梦醒了,发觉自行车一歪,他们双双掉进泥田里,全身满是污泥,然后尴尬的一笑,女孩是爱干净的,然后赌气。

直到有一天,少年在心里忐忑了几百回,我要怎么和他说呢,然后想了很多话,但是面对女孩的时候又忘记得一干二净,最后鼓足了勇气,也不顾别人的眼光,看着远方,看着白云,看着女孩的眼睛,大声的告诉她:“我爱你,爱你一生一世,让我把你带走吧,让我一生一世的照顾你吧,宝贝。”

而我呢,爸爸妈妈知道我16岁的时候就谈恋爱了,有过羞涩,有过朦胧,写过情书,且不知道要写什么,最后胆怯的叫同学递过去,揪心的等待着,心急火燎的不知所措,后来慢慢长大了,爸爸妈妈,家里面的人且一直不让我谈恋爱,说大学好好上学,或者是因为高考的失利或者其它的一切,我不敢鼓足勇气,也从来没有鼓足过勇气和哪个女生面对面的说过我爱你,或者喜欢你。

当然爱是一个沉甸甸的词,不要轻易的说出口,爱是要能够让她永久的幸福。

人生就是这样的作弄人,让你活着,且又如此狼狈,我们不去怨天尤人,但是我们错过了很多,每个人年少的梦都是美好的,不管他的外表美丑,我们都向往自由,向往美好的爱情,但是生命就是如此,你喜欢的人,你偏偏不知道她喜不喜欢你,因为越是喜欢一个人,心理面有酸涩,那些甜言蜜语越是说不出来,有时候甚至于说一句话脸都红得要命,这样两个人就错过了一段美好的恋爱;或者是你喜欢的人,她不喜欢你,这又是一种一厢情愿的哀伤;或者喜欢你的人,你又不喜欢她,这又是一种狠心的辜负。

我有时候想起,沈从文应该是个多么勇敢,多么幸福的人,他说:“我这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人” 这将是多么诗意,多么美好的遇见,我又想起卞之琳的《断章》中,那脍炙人口的诗句:“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这又是多美好的遇见,那样的惬意,那样的恰到好处又是多么的美好。不过生命中更多的是一个人守着一座寂寞的空城,守着青石向晚的街道:“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人生就是这样,青春是一块青草地。草地上开满惬意而温馨的小花,翩翩起舞的花蝴蝶,边上有一条小溪。

一男一女讲着他们的梦想,那微笑青涩而悠扬,如同一支古韵悠悠的笛,在山间回响,然后顺着山谷,沿着溪涧的心声,向远方飘远,飘到年老,飘成老眼昏花时互相搀扶着的手。

最后雨来了,少年爬上芭蕉树,摘一个阔大而碧绿的叶子,慌乱的逃散,一男一女躲着同一个叶子,跑出大山,跑到向阳的地方,那不正是“红了樱桃,绿了芭蕉。”么?少女的脸颊不正是在这次慌乱中红了的樱桃么?

呵!青春是一把向阳伞,似乎遮住了触不及防的雨水,停下来才发觉全身早已经湿透了;青春是一把向阳的伞,下面遮住了仓猝着并肩而行的一男一女;青春是一把向阳的伞,当停下来时那面向太阳的微笑。

分类:精美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8-11-08 15:10:54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9710.html=
本文标题:青春是一把向阳的伞
上一篇:流浪人生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