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菜鸡肉粥

窝在开远的小旅馆,我有些闷了。也过了常规吃午饭的时间了。8点多,夜幕已经降下,锁上房门,开始在灯火逐渐亮起来的商业步行街青年路晃荡起来。

好多烧烤摊已经开始活起来,烧烤架子上的炭火已经通红通红地映衬起夜色来。可是,我却没有兴趣去凑热闹。喝粥是忽然冒出来的一个想法,一般正餐的时候,我很少会选择喝粥,可能是无形中受到小时候农村里“有一碗米就不吃稀饭”这句话的影响吧。

我蛰进了一个窄窄的巷子口,走到小餐桌旁,抓起一张餐单没心没肺地看起来。经过简单筛选,我点了一碗苦菜牛肉粥。年轻的老板娘,很快给我准备粥去了,她老公在路边照顾着刚刚学会走路的儿子。有小小后悔,因为准备粥比较花时间。但是转念又想,我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反正还不能确定什么时候能见到等的人。看见桌子上有一本杂志,一看杂志就是我平常不大愿意翻看的书,有点寂寥的我,还是拿起翻了翻。想不到,还翻到一篇梁实秋先生的《烤羊肉》的文章,我打算借着这篇文章的感觉,酝酿一下吃东西的情绪。刚看了几个字,带孩子的年轻男人走到我旁边跟我说店里没有牛肉了,问我可不可以换成苦菜猪肉粥或者苦菜鸡肉粥。

一听心里忽然起了小小的疙瘩,本来很想吃牛肉。可惜吃不到了,本来想选苦菜猪肉粥的,可是听年轻男人说到猪肉有点肥肉,马上放弃了。我是一个比较怕热的家伙,在这个比较湿热的城市,很怕吃到油腻的东西,所以最终妥协选择了苦菜鸡肉粥。接着品读梁实秋先生描述自己在青岛四年如何牵挂烤羊肉,如何对烤羊肉垂涎欲滴。看完这篇短小的文章,想不到,老板娘已经端上了为我准备好的苦菜鸡肉粥。更意想不到的是,老板娘还附送了好大一碟凉拌香椿。光是接受了这点小恩惠,我已经消除了先前因为换粥而产生的碎碎念。惯性思维,怕粥太烫,迫不及待,我先对这满满一大碟香椿开刀了,大大挑了一羹匙香椿送进嘴里嚼起来,凉凉的、脆脆的、香香的,真舒服!交替着,我也舀了一小汤匙粥试探性地送进嘴里,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烫。碎段的苦菜茎,还是很脆,略微的苦涩味还在,粥里的鸡肉,并没有像粥米一样已经没有形状了,而是小块小块的,很有嚼头。平常不喜欢吃瘦瘦鸡丁的我,这次却欣然接受了它。一碗粥,驱散了先前的没心没肺,取而代之的是,吃得小心翼翼,这时的我似乎有了品味苦菜鸡肉粥的派头。说实话,平常吃饭都有些狼吞虎咽的我,这会儿,吃一口,就会像个老私塾里面的教书先生一样,念上一段美文就摇头晃脑起来。年轻男人抱着孩子,在隔壁桌子,摆了一大碗米线和一盘炒瘦肉吃了起来,过了一会儿,老板娘也牵着儿子,坐在我这张桌子的对面吃起了她自己的那碗米线。可是很快,年轻男人就端着碗筷,坐到了我对面,和妻子、孩子一块吃起来。真想不到,扣除等待老板娘为我准备粥的时间不算,我喝一碗粥用了40多分钟。

虽然没有像南方黑芝麻糊广告里面那个孩子一样,把碗舔了又舔,但是,我的确把粥和香椿吃了个精光。起身离开的时候,想不到,坐我对面正在吃米线的年轻男人,冲我微微一笑,我也回了他一个微笑。清明过后的这个周末,在一座还没有等到要等的人的小城市,这个晚上我有了春风沉醉的感觉。作为饮食男女的我,不奢求锦衣玉食,一碗苦菜鸡肉粥和一碟凉拌香椿已经让我舒心了。

分类:精美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8-11-08 13:48:13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9373.html=
本文标题:苦菜鸡肉粥
上一篇:晨光里的你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