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灵就在身边

这些年我一直心无旁骛地居住在一座小城,远道而来的资水穿城而过,是这座小城和这个区域的母亲河。

城东有一座寺庙,叫黄龙寺。黄龙寺位于一个森林茂密、环境清幽的山头上,离公路主干道两里许,上山的路固然有点陡,但却很近,颇适合于不想太费体力者的攀登,是市民休闲的一个好去处。双休日或每日黄昏没事的时候,我喜欢与妻子爬一爬黄龙寺,到那里散散心,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黄龙寺规模不大,但外观和内部陈设跟许多寺庙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作为佛门禁地,幽静自不必说,走近它的人,除了像我这种不信佛但不反对信佛的外,来的多是善男信女。他们一个个都带着十二分谦恭的神态,在菩萨面前作揖磕头,烧香许愿。据附近的居民说,平时倒好,若是遇到三、六、九月观音娘娘的生日,山上可热闹了,络绎不绝的人来得特别地早,寺庙院子里人头攒动,烟雾缭绕,鞭炮声一阵接一阵,显示出十分旺盛的景象。

稍稍一回想,生活中求神拜佛的人还真不少。刚进城时,我租住在一个小巷里,独立的一个院落,两层楼,我住楼上。一旁的邻居是位阿姨,我租的房子是她亲戚的,亲戚委托她管理,主要是代收房租。大家称阿姨为“仙娘”,几乎天天都有人来向她求神问卜。平时好好的一个人,一旦进入某种状态,不知怎地很快就激动起来,带着特殊的腔调,不停地唱啊唱。因为不在她身旁,唱词我一句都听不清。但仪式过后,我耳边盘旋着的好像总是她不曾熄灭的声音。只可惜持续了不到一年,也就在第二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她到资水河里洗菜,不慎坠入河中,溺水身亡。想来真的令人费解,阿姨给人算来算去怎么就丝毫没算到自己那天会凶多吉少,以至撇下亲人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不久,我在资水边买了一套房子,住八楼。五楼的一家也是一位“仙娘”阿姨,年龄比原来的那位稍长。每天上下楼我同样经常遇到前来请她求神拜佛的人,甚至到了晚上,她都在忙碌,我们能闻到从窗外飘进来的浓浓香烛纸钱味。我的一对已毕业离乡多年、在省城经商的学生夫妇,因为有经营头脑,加之特别勤劳,两口子事业有成,已拥有了不少资产。一次同女学生闲聊,她问我的房子在县城的哪个位置,以便在有时间或机会时登门看望老师,我告诉了她我的住处,想不到她居然已于几年前到过五楼的阿姨家,好像是替她的一位家人或者亲戚来求过签,却不知自己的老师原来也住在这栋楼。女学生玩笑着说,这实在太遗憾了,我怎么就没想到要那位“仙娘”给算算我的老师住在哪里,看她算得出来不?

我每天上下班都要路过一个商店,商店里专门出售去南岳衡山烧香用的祭品。每隔一、两天,县城还要发一趟去南岳的班车。我们这里与衡山相距数百里,很多人不顾长途颠簸执意前往,听他们说是因为南岳的菩萨很灵。我还听说,有的干部私下去了趟南岳后,不久就提拔了。也有的人说,拜了南岳的菩萨,家人从此就健康快乐。不知是否是真,反正相信菩萨的人挺多。据说对佛教最虔诚的还是藏族人。我没去过西藏,但据从那儿观光回来的人讲,拉萨是西藏人的圣地,前去拉萨朝拜的人,都是三步一跪、五步一拜的,路途遥远者每朝拜一次需要花费整整一年时间,他们的身影摇曳在匍匐前进的崎岖山路,对佛祖和菩萨的那一颗赤诚之心天地可鉴,红得格外殷沉。菩萨如果真的有灵,当感动而无言。

我没见过神的影子,也没听过神的声音,因此向来不信神灵。但仔细揣摩,我却认可信神者给我的某些启示。我想,许多的礼仪都是给人看的,都希望启迪人、教化人,脱下那件神秘的外衣,省去那些繁琐的礼仪,各种宗教包括一些迷信,它们所宣扬的核心无不是在提醒与教育我们:做事做人都要有所敬畏,要有理、有利、有节,不能无法无天、肆无忌惮,要顺时思逆,推己及人,要崇尚德义,多行善举,以防因果报应、咎由自取。如此而已,我再想不出其它信佛的妙处了。

所以,信佛大可不必舍近求远,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佛在心中,心诚则灵。也大可不必烧香点烛、三叩五拜,形式不如内容,修身不如修心。如果偶然应验了一些预言,那更不是神灵法力无边,而是因为我们自己的克制与执着,也有可能是因为事情的结果原本就该如此。应当多检点自己的言行,进取之中去除贪欲,保持一颗宁静而非躁动的心。孰是孰非,孰偏孰正,凡正常人心里皆明亮如盏,又何必郑重其事地制造那些庄严肃穆的氛围,拘泥那些费时费力的繁文缛节?

神灵就在身边,千万别随意漾起心中那汪静静的涟漪。

分类:精美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8-11-08 12:55:46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9357.html=
本文标题:神灵就在身边
上一篇:风吹花上枝
下一篇:偶识杏花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