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恐惧

刚站起来,头一阵眩晕,眼前一阵模糊,女儿在眼前渐渐变小,只剩下脸……眼睛……然后是黑暗。

不知过了几分钟,当我再睁开眼睛,眼前是女儿急切而雾气朦胧的眼神,妈妈,你没事吧。我这才发现自己坐在地上,我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没事,不用担心。我知道自己只是在密闭空间的缺氧性暂时休克而已。

但心里一直有一个画面牢牢地定格:女儿那弱小而孤单的身影,惶急而无措的眼神。从澡堂出来,我尽量装得轻松。女儿说,妈妈我饿了。我说那行,咱去吃你最爱的馄饨吧。

女儿满眼忧郁地看着我,妈妈,你行吗?妈妈,你到底怎么了?我知道女儿受到惊吓了,虽然她没说出来,也没哭。但我感觉到了。女儿一直坚持提着装衣服的袋子,尽管那袋子有她差不多三分之二那么高,底部一直在地上磨擦。另一只手却紧紧地拽着我的胳膊。

待坐定之后,女儿又一次小心地问起,妈妈你没事吧?我淡然一笑,没事。那你待会吃完饭后跟我一起去看医生。女儿俨然一副大人的口吻。我心底有些好笑,这通常都是我的台词。

笑过之后,心底微微有些感叹:这还是前几天,一直跟我撒娇说,我是小宝宝,我不要长大,我要一直做爸爸妈妈的小宝宝的女儿吗?看着女儿眉上凝着两弯沉重的稚嫩的侧脸,心底有些酸涩,还有些愧疚:女儿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长大的呢?

是从自己把头发拧成两股绳一样的冲天辫吗?是从巧笑着说妈妈你去老爸房间吧,这么多年,和你一起都睡腻了吗?还是从满腹惶惑而忧伤地问,妈妈,假如下辈子我是一只苍蝇,你会一巴掌拍死我吗……

答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解开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已然有了恐惧,不知如何面对的女儿的心结。记得以前曾经试图告诉女儿,人和花和草和小猫小狗一样,都会枯萎,都会死亡。但女儿很抗拒地回避,说我不要死,我也不要爸爸妈妈死,我要和爸爸妈妈永远永远,这样幸福地生活下去。

吃过饭,我交代女儿说,不要告诉爸爸。女儿瞪着眼睛说为什么,我说反正也没什么大事,告诉爸爸,害他白担心。女儿却斩钉截铁地说,不行!这么大的事,我一个人承受不来。再说,多一个人知道,也多个人关心你啊。我坚决向爸爸汇报。行行……都随你,我举双手投降,成了吧?我一脸无奈状,女儿隐隐的担忧中透着丝丝欣喜和得意。

晚上,老公回来。一进门,女儿便把爸爸叫进了自己的房间,神神秘秘地连说带比划着。临了,和老公一起来到我房间,郑重其事地说,现在暂时把你交给爸爸。记得夜晚有什么情况,不管多晚,不管我睡得多香,都一定要叫醒我哦。

说得一本正经,好像能帮多大忙似的。我逗她。那是,我已经长大了。你忘了,再过两年半,我就不再是小孩儿,而要成为少女了。她再次严肃而郑重地重申“教育”过我无数遍的这句话。

至少我记得一个电话号码。110,不对,110是警察。什么来着,关键时刻老是掉链子。啊,想起来了,120,120才是医院。爸爸,你不知道妈妈当时有多吓人。你要再不醒,我就叫外面的人求助了。

夜深人静,我却了无睡意。心里牵挂着另一房间的女儿,一次小小的意外,在她稚嫩而敏感的心灵里,掀起的波澜不知要多久才能平息。很庆幸,能和你一起面对人生中某些必经的课程。只是,漫漫人生路程中,有很多必经的路程和很多不能预料的路程,妈妈却不一定都能陪你一起面对。真希望,有限的人生阅历的累积,能给你更多的信心和勇气,终有一天能勇敢、理智、平静地面对未来的生活。

宝贝,我最爱的女儿,妈妈期待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类:精美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9-09-01 18:21:17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18457.html
本文标题:女儿的恐惧
上一篇:信仰的力量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