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之争

一群鸽子从空中盘旋而过,拖着一段短小精悍的旋律少瞬即逝。剩下的是勾勒出的一道优美的旋律。这是晚归的鸽子群,栖息处是城市里一座破旧的老屋。他们是这里永久的居住者,在屋顶唱着他们的歌,在屋顶求偶和繁衍,他们在这里生老病死,梦里轮回。

我每次凝视着这群晚归的鸽子,总会想念我故乡的老屋。老屋里有我童年难忘的回忆,有母亲辛勤劳作的印记,有弟弟妹妹和我手牵手玩耍的笑脸,有父亲沧桑的期望,有奶奶缓慢的步伐。

那是在我父亲去世处理后事的最后一天,我突然想到我必须在老家有个安身之处,又想起母亲临死前的口头遗嘱,要把老屋分给我。于是我向长辈陈述了我的渴望。老伯父同意了我的请求,奶奶听了也高兴,只是给了我很多附加条件,比如乡村里亲人长辈婚丧嫁娶,生老病死,乔迁新居,拜祭祖先,逢年过节,我都必须回家,并负责和弟弟同等的礼金,又有奶奶如果百年之后,我必须负责孝敬奶奶,每月给予一定的生活费,并在百年之后,亲捧香炉为奶奶处理好后事,又比如弟弟因遭盗窃过于贫穷,我可以给予一定的帮助,这些我都同意,长辈老伯听了很开心,决定写成文书,留作证明。

为了妥善起见,长辈老伯召集舅父表兄弟和叔伯婶母,开了一个家庭会议,我先礼为敬,送烟献茶,听老伯父阅读了初拟文书,估计可能是父亲过世给亲人带来的伤感,表兄说是父亲刚过世,还想分家产,简直不可思议。并要求我把我在市区购买的房子作为父亲遗产,也列入分房系列。听了我有点生气,又不得不强抑忍受。想想我白手购房,母亲虽有帮着我借钱,可是我还债的日子简直苦不堪言,债主讨债上门还好多次大吵大闹。可怜的几年时光里,我走路都很怕遇到熟人。如今经表兄一句话,房子就属于父亲的了,叫我伤心难过。又想起在父亲生病住院的日子里,我由于在农村老家无处安身,加上又必须到市区为父亲买血借钱,经常在寒冷的冬夜开着老车狂跑十多公里路,冻得我手脚冰凉,又无法陪伴在父亲身边,想起来真的伤心更伤心。

还是奶奶婶母伯父体察入微,最后我亲手起草文书,内容是:我兄弟家在农村老家,父亲留下房子两套,经兄弟协商通过,请示奶奶同意,并和叔伯舅父等长辈商量探讨,老屋归属兄长所有,新建的平房属于弟弟所有。根据实际情况,兄长在外工作并定居在市区,弟弟在家打工并维持生活,以后兄弟两应互通有无,互相帮助,互相支持,互相合作,相敬如宾,共同处理好家事,构建和谐家庭。

此决定虽未经所有亲人同意,但大家都已经默许通过,再次回家看望奶奶,弟弟弟媳也表示无意见,此后老屋也就归属我所有,并在我经济允许的情况下重建。都说雨后定会有彩虹,相信晴朗的日子会更好。

分类:精美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8-11-08 13:07:09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10312.html=
本文标题:老屋之争
下一篇:今夜、琉璃愿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