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如消失的长夏

  虽然自己已经进入大学两年了,可是,想起高考前那慌乱而茫然的三百多天,一切却还都清晰如昨。

  高二期末最后一科结束后,全班人聚在教室里等待老班安排假日事项。一番冗长且每年都苟同的话说完后,老班说起了开学的日期,八月一号正式上课。话音刚落,教室里就炸开了锅,这可是整整提前了一个月啊!老班抬起手向下按了两下,仿佛是在按响车喇叭,但这一动作却让班里霎时安静下来。而后老班说的一句话让整个教室里的抱怨声都沉到地下去了。老班说:你们都高三了。

  对啊,我们都高三了。

  高一晃晃悠悠地就过去了,而高二也是闲庭信步地走到了头,而我仿佛是从高一一下子被拽到了高三,其间的生活混沌得像是一锅沸腾的粥。白天在教室上课一走神一节课就没了,下了课跟同学嘻嘻哈哈地打闹,晚上回到寝室卧谈会开到很晚,真的就像那个笑话说的:眼睛一闭一睁,高中就过去了。

  紧接着老班又说道,从现在到明年的六月你们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再刨去寒暑假、周末以及节假日,你们还剩的时间屈指可数。我们就都真的沉默了。

  而后就是短促而闷热的暑假,八月一号到来的时候,很多人还沉浸在暑假的懒散氛围中,穿着拖鞋慢悠悠地晃进教室。开学后的第三天老班就提前开了场班会,他说:你们不要以为这是补课,一切都还散漫得很,现在已经是高三了,高考也已经近在咫尺了,你们也不希望自己忙活了两年,最后变成一场空吧?!老班的话起了作用,很多人都开始面红耳赤地为高考而奋战了。头顶上的电扇转个不停,可是,挤挤攘攘的教室里每个人脸上的汗水还是不停地往下淌。教室外的蝉鸣也像每个夏季一样聒噪个不息,丝毫不会因为高三上课铃声的响起而安静下来。

  当然,对于那些升学无望的人来说,他们的生活也还是一样散漫和挣扎,也许,他们的希望在明年后年,甚至在他们说不清的某一年。

  而我,则不幸就是这些挣扎人群里的一分子。

  开学后的第一天老班就把去年期末考试的成绩单发了下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查找自己的名字都是用食指从上往下捋,而我则是从下往上赶,最悲哀的是刚赶了十个人我的名字就赫然跳了出来。这也就意味着我是全班倒数十名。因为我也是有羞耻心的人,而父母对我抱的期望也不是一般的大,看到自己惨不忍睹的成绩后,我觉得八月的天真的就黑了下来,心里像是有一把刀在翻来覆去地搅。而后我就拿起笔在每科的分数后面写上我要为之奋斗的目标。第二天,我就早早地起床在教室里叽里呱啦地背起了书,但是不到三天,我就又成了寝室里起床最晚的那一个,卧谈会时扯淡最欢的那一个,上课时打瞌睡最久的那一个。

  那时,我每天的生活基本上就是,别人在背书的时候我在扯淡,别人在上课的时候我在打瞌睡,别人在写作业的时候我在外面晃荡,别人在劳逸结合的时候我就会更加起劲地扯淡蹦达,而课代表在收作业的时候我在忙着抄作业。偶尔也会因为受到刺激或鼓舞,内心实在愧疚,就会装模作样地学一会习,但当一个指头在我的课桌上敲一下,一个眼神往厕所里甩过去,我就起身屁颠屁颠地跟着他往厕所里钻了。如你所想,厕所里那时候已经缭绕着一层烟气了,加之厕所里原先的气味,整个氛围是一种匪夷所思的怪异,但从这些烟民们的脸上你丝毫看不出厌恶和恶心,他们都把这片刻的麻痹当做不可多得的满足。从厕所里出来后,我会和他们一样在嘴里含一颗薄荷味的糖,而后在操场上晃荡两圈,让空气吹散身上浓重的烟味。

  那个时候,夕阳刚显出西落的疲态,一切都裹在一种宁静的茫然里,整个高三的忙碌和我几乎是异度空间,操场上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我总是他们中最后走的那一个。机缘巧合或者命运使然,操场上的某一天,我遇见了我高中时的唯一一次恋爱。

  那是一个黄昏来临的时候,这么说显得我多煽情,可是,现实往往比语言煽情得多。我从厕所里抽完烟出来,因为之前的一次周考我的成绩依旧在倒数十名徘徊,我的心情就异常的郁闷,当然经过许多次杀戮之后,我的郁闷已经降到只需一根烟就可以化解掉的程度了。但是因为中午排队打饭的时候,掏掉了十块钱,这就导致我在厕所里抽烟时多抽了几根,在操场上晃荡三圈后,我的脑袋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他们走后,我就一屁股坐到了草坪上,柔软的草就沿着屁股惬意地透上来。我眯着眼转着脑袋在操场上四处看过去,而那时,她正斜挎着书包低着头在操场上慢腾腾地踱步。

  她扎着一个歪的马尾,穿着淡绿色的长袖衫,低着头,脸上似乎是一片乌云的表情,但被夕阳一照,就显出金灿灿的温馨来。走路的时候脚几乎不抬,就感觉“沙沙”的声响从脚底传出来,这是当时的场景。在记忆里的另一个场景是她歪着脑袋看着我笑,那时我刚从医疗室里输完两瓶点滴出来。两年过去了,许多似曾相识的场景被新的际遇掩盖,许多怦然心动的喜欢也被取而代之,可是,她的这两个样子还是像雨后的玻璃一样明晃晃地亮。后来在我的小说里出来过好几个夕阳里女孩子美好的样子,也只是对她一遍又一遍地更细致地描摹。这也许不是初恋,但却比初恋更铭心刻骨。

  我想起不久之前大蓝对我说的一句话:喜欢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而那一刻,我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上她了。

  第二天,我就给她写了信,因为是高三,我就把喜欢藏了起来,只写了很含蓄的内容,大意是想认识你,做朋友之类的话。送信之前和送信之后的忐忑像是一小朵火苗在我心里腾腾地烧。回信是在四天之后收到的,她向我抱歉说回信的姗姗来迟,愿意和我做朋友,也愿意倾听彼此的烦恼和心声。从那之后的整个高三,我们每周都会写信给对方。因为每天第二节课后有早操,而我们两个班又相隔不远,我就看着她的身影在日光里仿佛精灵一样的跳,那时候是希望整个早操永远都不要结束的。周六晚上的时候,我们就沿着学校一圈一圈地走,说彼此的童年、班级里的开心事、高三里的迷茫以及长大后的疲惫和单纯的失去,更多的时候彼此都不说话,只是安静地走过一盏又一盏昏黄的路灯,看彼此的影子在路灯下长长短短,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永不熄灭的路灯和永无尽头的路。走到乏力的时候,就坐在植物园里的石条上,唱她喜欢的歌给她听,一首接着一首,好像如果一直这样唱下去也不会觉得疲惫。也还是记得那个时候自己疯狂地迷恋诗歌,每封信后都会为她写一首诗,现在回头看那时候写的很多诗,觉得青涩而稚嫩,有些也随着那些日子的逝去而消失了,只是,许多年之后,更多番的许多年之后,斑驳在每一首诗上抹满尘埃,老旧在每一封信上蘸足冷清,凋零的归于凋零,残败的化为残败,那些澄澈的日子每每想起还是会让自己潸然泪下。

  当时间慢慢走到它自己的深处时,高三的下半学期已经黑沉沉地压在头顶了。当距离高考还有一百天的时候,校长给全校高三学生开了一场动员大会,整个会场乱糟糟的,而校长却在主席台上讲得满头大汗热血沸腾,仿佛如果高考这个敌人迎面而来的时候,他会是第一个握紧拳头冲上去的人似的。散会的时候,操场上望过去全是星星点点的垃圾,这让会后的校长拽着班主任一顿训斥,而少不了的是班主任把怒火撒在我们身上。会后,大部分人的眼里闪出了奋斗的火花,而剩下的类似于我的那部分,则只是在太阳下接受一次暴晒,徒增疲惫而已。

  一张又一张的试卷像雪花一样不停地在课代表的手里飞舞,每次当我从睡梦中醒来,抬头看的时候,桌面上都会平铺着一层试卷,大片大片的空白,等着我去一张一张地填满。那个时候,我就自言自语道,等吧等吧,等着我来复制粘贴。每节课后,擦黑板的人都会抱怨黑板越来越难擦了,那是因为老师总是把黑板涂抹得满满当当,甚至是一层摞着一层。教室里打瞌睡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个脑袋埋在高高堆起的资料中,倦怠的气息一圈圈地在教室里缭绕。每次这样的时候,我就特别高兴,仿佛又迎来一位新的打瞌睡的战友那般欣喜。

  瞌睡打得越来越多,作业做得越来越少,高考变得越来越近,而愧疚走得越来越远,当时间走到它自己的终结的时候,高考只剩下一个月了。成绩好的全绷紧了弦,准备再往更高的峰冲刺,而无望如我者则干脆扔掉了弓,把日子清汤寡水地过了,这样之后,日子反而可笑地变得规律了。

  早上七点上早自习,我就慢悠悠地六点五十从床上爬起来,到了教室精神好的话,接着扯昨晚卧谈会没扯完的淡,精神不好的话闷头就是睡。一整个上午能记得的就是做早操时她的身影、几个凑在一起扯的淡、胃里那半包未消化完的方便面。下午三点上课,自己在寝室可劲睡到第一节下课,然后提着水瓶迷迷瞪瞪晃进教室,开始等着肚子饿和黄昏的来临。晚自习的时候开始听歌、看小说、读报纸,兴之所至还会泡一杯茶或者咖啡,悠闲得仿佛是办公室闲杂人等。第二个晚自习的时候就开始给她写信,或者跟同桌交头接耳。当终于度过轻松而又忙碌的一天后,晚风从空旷的学校操场上吹来,风中甚至能闻到淡淡的青翠的幽香,陪着她走完从教室到女生宿舍这一段短短的路途,路上更多的是沉默不语,却也觉得是整个一天少有的安心。等学校这头喧嚣的幼兽彻底安静下来的时候,MP3里的歌就陪着我哼唱到凌晨两点多。

  日子终于只剩下孤零零的个位数了,结束的即将结束,告别的终于要告别,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从陌生到熟悉,从相聚到分离,从一个日子的开始走到一个日子的终结,而唇边也已生出一片坚硬的青色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而一切却又真的不同了。有时候想想生活也许就是这样,恍如梦游却又真实可触,突然有一天,一首歌,一个场景,甚至是一种气息触发了记忆的闸门,那些关于青春、关于迷茫、关于疼痛的过往又潮汐般地冲刷而来,掩埋的是陈旧的岁月,而萌芽的则是一次次伤感的缅怀。

  偶然的一天,在街上闲逛的时候,一家音像店里传来汪峰的《当我想你的时候》,听着听着眼泪就不自觉地下来了。两年过去了,高中生活渐渐从生活中灰暗下去,我想也许某一天我再也不会记起它,它生生地从我的生命里死掉。而当我真正能够平静且默然地讲述那一段恍如隔世却又清晰如昨的日子时,那该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后了。

  那一天我漫步在夕阳下看见一对恋人相互依偎

  那一刻往事涌上心头刹那间我泪如雨下

  昨夜我静呆立雨中望着街对面一动不动

  那一刻仿佛回到从前不由得我已泪流满面

  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至少有十首歌给我安慰

  可现在我会莫名地哭泣当我想你的时候

  生命就像是一场告别从起点对结束再见

  你拥有的渐渐是伤痕在回望来路的时候

  那天我们相遇在街上彼此寒暄并报以微笑

  我们相互拥抱挥手道别转过身后已泪流满面

  至少有十年我不曾流泪至少有十首歌给我安慰

  可现在我会莫名地心碎当我想你的时候

  

分类:经典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6-06-13 06:53:26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diansanwen/6923.html=
本文标题:恍如消失的长夏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