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记·影

近日想来才知自己好像已有些迷茫了罢。

我想着一切是好的,连蚊子叮一下那都是因为皮肤好的缘故。何况乎路,起途在脚下,延伸于远方的路。走着走着,也便开始明了了,有了在行进时欣赏倒退在前进的路旁的风景的闲心。然而,相信有路的,路在相信的虚无里,不相信有路的,路在徘徊的挣扎着的幻梦里,在被光明烙得炙热的铁笼子里,在打破了一片光明,一丝空白的无疆行者心里。而我,似乎好像还是在梦里。

或许以前自己还会在暗夜的迫压里向着本该东升的一点光明行进,尽管自己连东方在何处也未必明了。我追逐着,把夸夫的梦想一路颠簸着,也便成了影。

我睁着眼睛,看着黑夜里暗的影吞灭在充实的黑里,我也默默了。而这影也应该是充实的罢,它知道自己还依旧存在,只是看着只有在光明下才会真正有着存在的物什一步步趋浸于黑暗,影还在,只是人已不在路上了。我渐渐沉默,看着眸子适应着这暗的夜,永久而又如同冰冷生铁般的黑暗。睁开眼,似乎是看那个在冰冷里变得迟缓的灵魂是否还在,是否也还随得上这般迷茫的脚步?路上的野草变绿了,又在刹那间枯死,埋葬了。影变淡了,眼睛也慢慢半闭了。

我在那半闭的一线缝隙里去追求光明,也便抱着那样的稀少才是珍贵的心态。然而,光明不会透过眼睑,不会让归于黑暗的瞳子不被同化为一片白,一片在光明里不能容身的虚无。我在这条被光明灼烧得滚烫的路上挣扎着,尽管自己还是不知道路在那个方向,来于何方,归于何处……

然而,草依旧绿了,还在刹那间枯死。近乎于追求死亡的黑暗,它也便有了路,通向死亡的终点的路。而我,还没有路。在一缕寒光闪烁的眸子里,也没有了焦距。在滚烫着光明的生铁般的冷硬的光里,去踏出一个向着左,向着右,还没有前后的路标的野径。在那里,光明终归于黑暗,而黑暗却葬于虚无,我便闭上了眼……

闭上的眸子里,会有一片星空,一片沉寂着空白的黑暗。在这暗的没有声音的地方,我却乎期待一缕火光,去划破无声的黑暗。然而我依旧在行着,在黑夜里摸索着,没有悲伤,没有喜悦。只是可叹在天际,或许那里还有后羿怜悯下的汤谷了,那里也许就是东方了啊,才是日出给予光明的东方了呀!可是,在望向那里的希望里,我被那犀利的光明刺瞎了眼睛,不得不闭着向前爬着,可那里是光明栖居的地方呀,容不得影的存在。光明的世界里只有光明,而黑暗,是必须消失的。我慢慢退却了,沉于自己的深渊,我怕了,在光明里。

忽而,我惊默了,那是一抹流光,划破天际,遥遥地飞向黑暗深处。那一刻,流泪了,用这清明的露珠,涤荡开满覆尘埃的瞳孔。影便散了,虚无也真实了。路也真实了,就在前方,在那缕火光划破的裂缝里,闪烁着,摇曳着。

我笑了,也活了沉寂的暗夜……乙未年五月山河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类:经典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9-09-02 10:34:45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diansanwen/53171.html
本文标题:随感记·影
下一篇:爱,无声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