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何以辽阔

四季轮回,潮涨潮落,大海作着永恒的呼吸,她在周而复始的运动中展现自己的性格。

“大海的快乐在于她永不疲倦的运动中”,智利的诗人聂鲁达如是说。大海快乐不快乐,或许只有诗人才能体验到,他还深知运动是大海快乐的本源。而大海难道真的没有疲倦过吗,还是停歇下来就意味着生命的终结?

对于陆地而言,大海以她无限的空间,袒露出母亲宽厚的胸怀。海簇拥着大陆,源源不断地为陆地输送着丰富的水汽,葆山川永绿,赠大地常青,让人类生存的气候得到充分的调节,使生灵的栖息状态充满祥和。看吧,大海夜以继日地接纳着无数大小小河流,还有它们裹挟的滚滚泥沙,她不分它们的国籍和所属地域,对它们的加盟不设关卡,不收关税和会费,她对河流不许诺天堂,而对河流的虔诚毫无疑义,一一接受它们的膜拜,对它们永唱着国际歌:来吧,来吧,孩子们,这里才是你们的归宿,是你们展示身手的大舞台。

还有内海的滩涂,在潮水的涨落间,得到大海的无数悉心关照,在这里,小蟹。小蛤蚶等生灵们自由地俯仰,吸吮着充足的营养。毕竟大海已被这些生灵视作自己的家园。

船自然是大海的最受恩惠者。海作为航行的良好载体,为无数大小船只提供来去自由的方便,不向船只收取海上通行的任何费用,但海对船的行驶也不听之任之,只为其有限制地服务。船与海之间保持着一种默契:海对船提供来往的便利时,也并非让它畅通无阻,船只能沿着规则的路线行驶,不然就会受到某种天然规则的惩罚,那就是海在水面下布置了一些暗礁,对船的航行进行水平测试,船若要免除沉没的危险,就须绕开礁石而行。当然,也有某些船只斗胆以身试法,其结果是受到大海的惩罚,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多少年了,大海作为巨大的聚宝盆。天然的营养库,成为了大陆的坚实后勤保障,她无私地向人类提供着丰富的各种鱼类、海菜,向工业源源不断地供应黑色血液-石油,她为推进人类文明进程作出了巨大的牺牲,但谁看到她向人类索取过报酬?海是人类起源之地,她不断哺育着一拨拨的生灵,年年岁岁,无怨无悔。海的奉献精神拨动了诗人的情感神经,由衷地对大海唱着昂扬的赞歌。

可又有谁能完整地对大海的性情作一番描述,对她无以复加地创作赞美诗?我想我是不能够的。你呢,也绝对无能为力。在我的阅读经验中,对所有描写海的诗文情有独钟,我的目光因它们的文彩而熠熠生辉,被它们的感性语言所感动着,心空也瞬间为之照亮。

而事实是,过分的赞美已不为大海所接受,她更多的是保持冷静和沉默。因为人类的污染,变本加厉的污染,使得大海与人类的隔阂与敌意在日渐加深。无数媒体在报道海里的鱼儿在大量减少,一些珍惜保护动物濒临绝迹的境地。请看看那些浅海的鱼儿吧,它们深受人类污染之害,正奄奄一息地控诉着人类:你们可是在自毁家园哪!

现在,我面对的是中国东海东南部的一片内海水域,记忆中,这里的城市和人们似乎有着太多不能满足的欲望,总是不断地向大海作着索取,从不尊重她的生存权,无视对它的一次次污染,在吸收完她的营养后,随意地往海里倾倒各种工业和生活废弃物,将她当作天然的垃圾场,你看,海面上漂浮着菜头、塑料袋、油污、泡沫、避孕套……孩子们看了这些漂浮物后就知道海并不快乐,他们心里愿望的海并不是这模样。

当你从北方到达这里,看到这片忧郁的海,一片害上了怀乡病的海,一片毫无生机的海,又作何感受?你看,她的水质浑浊,海的躯体承受着密密麻麻的鱼排和附属物,正在阳光下作着“唉哟唉哟”的呻吟。时光变换间,海水吸收着愈来愈多的磷,滋生出大量的浮游生物,使她的肤色由蓝色转为红色,渐渐形成赤潮,使人们的渔业大面积减产甚而绝收。海向人们发出了无声的警告:不能再折磨我了,我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对于人类的无理“馈赠”,大海更不乐于接受,潮水退后,她将人们排放的废弃物全部返还给沙滩,她挥挥手对人们说:这些东西是你们的,我不要,请全部拿走!而码头边的船只因太密集的缘故吧,将水面遮得严严实实的,引得海水发出不均匀的呼吸:哎哟哟,哎哟哟!

大海显然也有叛逆的一面,有时也因人类的过于放肆而大发雷霆,台风和海啸使她在夏天获得了一次尊严。夏季的七八月间,任性的海潮在飓风的掀动下,疯狂地向人工防波堤作着抗议:不要阻拦我,我只想向人类讨个公道!她一改往日母亲般的慈祥容颜,变为一个威风凛凛的统帅,你看她发动潮水的大军,使渔船倾覆,让江河决堤,淹没村庄和良田,让人们遭受巨大灾难。这时,你才会领略到什么是排山倒海,惊心动魂。

大海的任性给海边的人们时不时造成灾难,但谁敢谩骂。诅咒或侮辱她?我想我是不敢的。你呢,一定也不敢。大海桀骜不驯的性子只能使我们对她产生深深的敬畏感,我们的远古祖先就有过对海的图腾,在我的记忆中,沿海渔民在春季都要进行祭海活动,将宰好的牲口奉献给海神,祈求出海的人们免受海难的噩运。

有谁曾真正捕捉到大海真性情呢?她的魂灵深藏在水中,总令人捉摸不定,这包括她的博大与宽容,她的汪洋恣肆与狂放不羁,还有她瞬息万变的神情,大海的性格就是这么富有可塑性吧。使我深受感染的,是一位老渔民对我的诉说。那是怎样的一次出海经历呀。就是在这片东海的近海水域上,狂风掀起巨浪,拍打着渔船的船身,发出呼呼的叫喊,使人毛骨悚然,最终浪头掀翻了小船,他幸运地抱着一根木头随海流漂呀漂,两天后才被搜寻的人们找到。

他感叹地说:从那时起,我算是领略了海的威力了!他的眼神让我感到海的神秘和不可预测性。你知道他怎么说吗?他反复在心里对大海祈求:海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念在我和你打多年交道的情份上,饶了我,饶了我吧。他口中念念有辞,海居然为他的虔诚所感动,终于保全了他的性命!当你听到这则传奇的经历,一定会将信将疑,鼓起大眼睛问:海真的有这么神奇吗?可是当你与海真诚面对时,会深感海是多么富有人情味,什么奇迹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我的神思不知不觉间觉漫游到遥远大西洋的百慕大,那是许多船只和飞机突然失事的“魔鬼三角区”,这里又暗示了大海的何种诡秘?某些科学家分析说大洋中有股暗流产生了超常的引力,当飞机和船只经过漩涡中心时就被一股气流吸入海的深处。而我总不以为然,我认为这是大海耍的一种伎俩,是对人类文明的一种嘲讽,也是对欲征服大海的人类开的一次小玩笑,她只想显示显示自身的威力,给人类一点颜色瞧瞧:请尊重我的灵与肉吧,不要老想着征服和占有我。而那些被大海请去的遇难者,是否也与海水交换了自己的灵魂,它们也许被大海收编入她的阵营了,他们正在以某种方式对我们说:大海是不可轻待的,请与之为友,切莫成为她的敌人。而人类,或许是因未收到它们的神秘忠告,还在一意孤行吧。

记得经典散文诗作品中的诗句是这样描述的:大海骄傲地对天空说“我就是永恒”。大海无疑是骄傲的,而天空对她的自信只是抱以微微一笑,而大海所说的永恒又有多大时空伸展幅度?大海的宽度和厚度显然在天空之下,好比人之于大海只是其中一粟。而大海毕竟是大海,她的自信还在于她对人类敢爱敢恨,她有血有肉,她有喜有悲,有时温柔有时任性,不像天空对人类只是静观其变,仅呈现出它淡漠的一面。

大海何以辽阔?她从哪里来,又将到哪里去?海对我们又意味着什么?老博尔赫斯六十多年前提出的天问似的命题,常常在心头反复困扰着芸芸众生。

又是一个起风的月夜,大海更多展现了柔情的一面,而月光无疑是她万种风情的见证者。你看那无垠的水面上磷光点点,浪花挥舞着她的小手,在波涛的时起时伏间,轻轻地抚摸着礁岸,以柔软的舌尖与海岬作着长长的接吻,“哗哗”地与大陆作着喃喃私语。或许,那是大海在对我们语重心长地说:人们啊,你们仅仅是宇宙中的一粒尘埃,最终我必将先收纳你们,再一同消逝于无边的永恒。

(原创作者:林文钦)

分类:经典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9-09-02 11:20:31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diansanwen/52980.html
本文标题:大海何以辽阔
上一篇:声音的世界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