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那个向着戈壁唱歌的女孩

初恋— 那个向着戈壁唱歌的女孩   ------   文/ 楚秀月              那一年,我十六岁。我眼中最美的秋天,就在那片戈壁,可我总是很少走到它的中间去,我只是远远地望着它,像是望着天空中朦朦胧胧的星辰。         每天放了学,我都急匆匆回家。忙完家务,写完作业,之后我匆匆吃饭,匆匆洗脸;站在镜子前擦油的时候,我却是缓慢的,到了涂口红时,我甚至是心虚的,好像做了亏心事一般。镜子里,我青春焕发的脸后是母亲坐在小凳上自顾自低头吃饭的身影。母亲实在是太忙了,根本无暇顾及我这些小心思,可是,我依旧为自己即将要有的外出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轻轻喊一声,妈,我去背书了,便离开家,朝那片戈壁走去。         其实,我只是走到离戈壁还有一段距离的那片沙枣林就会停下来。夕阳中,沙枣树枝头繁密的果实呈现出一种说不出的光泽,这些一粒一粒黑灰色的美味已成熟,它们饱满的样子像是刚刚吸足了天地间精华的黑色珍珠。但是,我的目光根本不会被它们所吸引。我把自己柔软而挺拔的身体轻轻靠在树干上,透过枝枝丫丫,不由自主,我望向不远处的戈壁。         戈壁中,除了梭梭草和极少数的红柳,便再无它物。很多次,站在暮色渐合的天空下,望着自己脚下被最后一点点夕阳越拉越长的身影,我都会在心里默默问自己:这片戈壁,到底是什么在吸引着自己,让我在每一个黄昏来临时,双脚都会鬼使神差般地走向它。   ------         其实,我心里什么都明白,我只是不愿承认罢了,不愿承认自己年轻而饱满的心会轻易被你所占满。可是,我的渴望明明白白就在心里,渴望你会出现在不远处的戈壁,出现在我的视野中。我无法欺骗自己。         当夕阳彻底落入地平线,远远的,我便会看见几个男生顺着牧羊人趟出的小道向戈壁深处走去。他们边走边聊,似乎兴致很高。而我,一下就能从他们中辩识出你来。在看见你的那一刻,我的心一阵狂跳。         我不知道你身上到底是什么在吸引着我。你个子不高,也不帅。是你那双在看向我时清澈而明亮的眼睛吗?只要我在学校,无论是在操场还是教室,无论是在课堂还是课间,我总能感觉到你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在追随着我的身影,而当我用探究的眼神回望你时,你却一下就躲避开来。你的目光,像闪电,仿佛只需一眼,便会烫伤我的皮肤;你的目光,更像流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流啊流就流到了我的心里。         此时,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看到你的那一刻便开始唱歌。可以想象得出,此刻,我发出的声音一定是颤抖的,但是,在我心里,我的歌声,仿佛是架在我和你之间的一座桥梁。我不知道除了我的声音,我还能用什么方式走近你。   ------         我唱的是《我家住在黄土高坡》,我的声音很小,仿佛是在唱给自己听。可是,每当我的歌声响起时,你总是一下就能把头转向我所在的方位。这首歌,似乎是我们一个共同的美梦,梦里,有我,有你,更有我们美好的未来。在学校,我不动声色地向同学们打听着关于你的一切。你的家,在偏远的山上,你的父母年事已高,体弱多病,只种着几亩薄田,你有七个姐姐,你是家中独子。你的外在条件并不好,这让我心中窃喜。我在心里一件一件否决掉那些在别的女孩子眼中在意的事情:家远就家远,再远也是住在家里,谁都有老的时候,吃五谷杂粮哪能不生病,种地就种地,我有的是力气,我不怕吃苦,况且有那么多的姐姐来疼,独子就更好了,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我在心里千百次地想着我和你今后的生活,仿佛我已是你的新娘。其实,我连一句话都不敢说给你听。很多次,在很多场合,你我四目相对,但我们似乎都承受不住那一刻的电闪雷鸣,很快,对接着的目光便断开,有时是你先,有时是我先。我分不清,自己那抑制不住的让心要窒息的动力,到底是来自于你,还是来源于自己的想象。似乎,我们都在等,等一个石破天惊的时刻的到来。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学校勤工俭学开始。每天早上,同学们都会先去学校,然后等连队来车拉去地里摘棉花。一路上,班里四十多个同学,挤坐在卡车后厢里,大家嘻嘻哈哈,大声开玩笑。而我和你,总是默默守着各自的一个角落,不说一句话,像是两军在对垒。          某一天的早上,我上了车,只一眼,我便差点晕过去,你理了光头,青白色的头皮在绿色车厢的映衬下是那样的夺目。有位同学问你,父亲的病怎样了?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没有听清你的回答,同学又问,秋天了,理光头不冷吗?你的目光似有似无扫向我,然后大声说:光头好啊,当和尚就不用再重新理发了。   ------             这句话,是我此生听到你说的最后一句话。          这句话,当时就像是一支毒箭,一下射中我的心房。我如五雷轰顶,你真的要去当和尚吗?那我怎么办?难道你不喜欢我了吗?那你以前看向我时目光里的那些温柔都是假的吗?这些念头像是恶魔般紧紧缠绕着我,更把我拽向绝望的深渊。那天,我不知自己是怎样下的车。到了地里,我拼命摘棉花,除去中午吃饭,其它时间,我的双手一刻也不停。我是想用自己摘出的班里的最高成绩来引起你的注意,还是想用繁重的体力劳动来压制自己不再去想你?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白天繁重的农活并没有在夜晚给我一个好的睡眠,黑暗中,我总是微闭双眼,身体僵硬地躺在床上,心里却在想着我和你的点点滴滴。这让我身心俱疲,勤工俭学结束时,我生了病,后腰上长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毒疮。最开始,我并没有发现毒疮的存在,我的心,被你占满着,直到这毒疮大到我无法弯腰,疼到我无法入眠。我只能请假在家。我趴在床上,母亲给我挤脓水,母亲对我说:你这死丫头,身上怎么这么大毒气?我知道,我是中了你的毒。你在我心里藏的太深了,你怎么也走不出来。         冬天来了。当第一场雪落下时,我痊愈了。去学校,走进教室的那一刻,我的目光不由自主望向你的座位,你却不在,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你还是没有出现。整整一个上午,你的座位一直空着。到了下午,我的目光不敢再落在你的空座位上。我的五脏六腑,仿佛被什么东西掏空了。你不在,我的魂魄似乎也丢失了。   ------          我不知你怎么了,我心急如焚,却不敢随意向同学打听你的消息。几天后,我终于得知,你的父亲去世了,你的母亲受了打击,也卧床不起,你只能辍学回家。         当天晚上,我就剪了短发,那是我此生唯一留的一次短发。为你。而这一切,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每到黄昏,我依旧还会向那片戈壁走去,只是,我不再唱歌,我只是默默地走在你曾走过的那条小路上,似乎你还会出现。一想到此,我的身体便暖起来。而走到戈壁深处,却什么都没有,你并不在那里。我只得返回,一个人,低着头,慢慢地走,深深地想,想如果你真的出现,我会不会走到你的面前。        直到又一场大雪飘落,彻骨的寒冷覆盖住了我和你曾经拥有的所有的痕迹,直到我看不清自己脚下的路。         此后,我再也没有看见过你。   ------         如今,我已在一个以黄土高坡为背景的外省的一个小城市里生活多年。每当黄昏来临,无数次,我都会想起那时的情形,想起家乡的那片戈壁,想起你,想起你的目光。无数次,我都觉着,冥冥之中,一切都由天定,我们命该如此,就像我唱给你的那首歌的歌名那样:我家住在黄土高坡。是的,我最终的归宿就在黄土高坡之上。         那时的我们,都还不够勇敢,不敢打破我们内心里的那些世俗的东西。         2016年的春节,我回家乡过年,失联多年的同学邀请我入同学群,进群的刹那,我不由自主的在群成员名单里寻找。我知道,我又在找你。三十年前寻找你时的感觉,一下又在我脑海里出现。我相信自己,如果你在,即便是昵称,我也一眼就能辨识出你来。可是,你不在,你真的不在,你早已从我的世界里消失。         我时常在想,你算是我的初恋吗?我们连话都没有说过一句。可是,都说初恋才最让人难忘,仔细回放我的心,好像只有你一个人一直在我心里盘踞了这么多年,怎么都无法忘记。         你不是我的初恋,那你是我的什么?你说。

分类:爱情散文 | 人气: | 时间:2021-03-30 22:30:53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aiqingsanwen/66712.html
本文标题:初恋——那个向着戈壁唱歌的女孩
下一篇:蒸年馍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