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手工的爱/文过客...匆匆...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巴黎;

每个少女的心中,都有一个王子。

题记

那是一个并不遥远的时代,北方的一个小城飘着暖暖的雪花,不疏不密,悠悠然然,是个适合种植爱情的季节。 他和她就相识在这个小城,这个飘雪的日子里。

她叫铃,是那个年代最普通的名字,预示着光亮的人生,还有响亮的青春。

那个年代,进厂做工是很荣耀的事情,都是国营单位,工人阶级有着农民兄弟无法比拟的优越感。那年,铃十五岁,初中刚毕业,是顶替父母进的厂,所以她珍惜这样的机会,比别人更努力地做事,生怕那里没有做好,被师傅责骂。

那是一家生产鞋子的工厂,铃在裁剪部门工作,经常用剪刀,手都磨出血了,也不敢说话。因为三个月的试用期不能通过的话,有可能被辞退的。铃做事十分认真,可还是出错了。那天,铃匆匆地赶到工厂,就被师傅带到了流水线上,让她看那些半成品的鞋帮。接缝太小了,底部的工人都停工了,都在那里呆着。铃看着那些帮子,不像是自己做的,就和师傅解释,和铃一起的还有十几个人呢,怎么说就是我做的。可师傅不听她的辩解,就说是她做的,有好几个人作证呢,还有的耍赖吗?

铃知道,那几个人做的很慢,而且次品很多,而自己,虽然是刚学的,可是很快就上手了,速度质量都远远地超过了她们几个,而且厂长曾当面说他们几个很笨,还不如新来的呢,平时也不怎么说话,铃对她们很是无奈。铃偷偷地看她们几个,都还在笑呢。心里明白,是她们几个捉弄自己,玲委屈地哭了。

下班的时候,天阴沉沉的,好像要流泪的感觉。玲流着泪,走出厂子,那种无助的样子惹人怜。不知不觉走到那片竹林,不知多少个黄昏的日子,在这里静静地坐着,想着自己的心事。从小没有父亲的铃被养母带大,在那个年月里,养母让她读完初中,已经不容易,更何况是一个人呢,还要养活另外四个孩子。铃从心里感激着母亲,拼命地干活,减轻养母的负担,在读完初中后就辍学了,顶替那未见过面的养父的名额进了工厂,来供应养母的亲生儿子读大学的费用。那时每月只有七八十块钱,玲儿乖巧的让人心酸,自己只留下五元钱零用,其余的都交给了养母。花季少女的梦呀,都被禁锢在那条流水线上!

于是,在无人的黄昏,玲都会来到这里,看着这片竹子,想像着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像灰姑娘一样穿上洁白的婚纱,心中的王子骑马缓缓迩来,把那双坚实的大手伸向自己:铃儿,跟我走,做我的新娘吧!有时,玲儿会迷失在美丽的想像里......

就这样,想着,哭着,泪水流满了玲儿的面颊。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手中还有一个手绢!谁呀?铃的心里突突乱跳,不是劫匪吧?不由自主地站起,向后退了一步,抬起头,看见了一张帅气阳光的脸,是他!一个车间的,是个老员工了,底部的组长,叫明。虽然平时很少说话,可是从眼神里可以看出对自己还是关心的,是他帮师傅解决了事情,才不至于这批货全部报废。

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委屈的样子,明有点心痛,多小呀!像这样大的孩子,父母怎么舍得让孩子出来上班呀!从那小小的身影飘进工厂的时候,明的眼睛一直就关注着她,喜怒哀乐,有时在想,做她的哥哥吧,呵护着她,给她温暖,让她快乐地生活!

玲看着明,怯怯地接过手绢,擦干了眼泪:你怎么来这里了?

怕你难受,就跟过来了。明轻声地说着,看着铃红红的眼睛,心有种被针扎的感觉:是爱吗?有时,明在无人的夜晚,吹着忧伤的笛子,会静静地想着铃娇小怜人的样子,安然入梦:铃一袭曳地长裙,晶莹洁白的婚纱,恰似飘飘欲飞的仙子,款款迩来,是我的新娘吗?

是那个年代,压抑了感情,可并不代表没有情愫。虽然认识铃几个月了,说过几次话,但没有深交过,只是看她独自匆匆来,匆匆去,不带一丝暖意,心在想:这是怎样的女孩吗?

当一个人如影子住到你的心里的时候,或许会有故事。有些失去是注定的,有些缘注定是无分的。

就在这片竹林里,两个简单的人吐露了心事,如同流水,自然随意......

铃知道了明的一切,明比自己大三岁,写的一手好字,干净整洁,如人一样。明进来三年了,也曾被冤枉过,也曾被责骂过,彷徨过,哭泣过,可是明都坚强地挺过去了!一个人,无数个夜晚,挑灯夜读,终于拿到了函授大专文凭,生活向他露出了阳光!

痴迷地听着明流水的述说,仿佛看见了那个倔强的小男孩奔跑的身影,自强不息,努力地完善着自己,以花季的年龄诠释着青春的美丽!一瞬间,铃似乎爱上了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个大男孩!暖如邻家的哥哥!

以后的日子里,可以看到明和铃的欢快的身影,追逐着,嬉戏着,奔跑着,一前一后,多数的时候,是并肩慢慢地走!在晨曦中牵手上班,午后的时光里追随着夕阳,听竹林的风声,你靠着 我,我依偎着你,共同看一本青春之歌,还有格林童话,铃在明的影响下,参加了工厂的文体运动,开朗多了,学习着文字,并爱上了文字!铃快乐并健康地成长着!

时间永远是快速地流失,欢乐的,伤心的,喜悦的,悲伤的,不管你愿不愿意。

工厂效益不好,决定裁员!由于明是临时编制,在名单之中!

那是铃十八岁的生日,明带来了鲜艳的红玫瑰,表达了对铃的爱!可是,铃迟疑了,十八岁的爱是这样吗?还没有玩好呢,难道就像养母那样吗?没有一点激情,就要凋谢了,不是不想嫁明,他是她的哥哥,如生命里的水一样。有时想想,明是个好男孩,但未必是个好男人,一味地迁就自己,养成了自己跋扈的性格,经常无缘由的发脾气,而明还是那样温和地呵护着她!告诉她,有我,你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会永远地对你好,永远地等你,直到你答应嫁给我的那一天!铃抱着明,泪如雨下!

迟疑着,爱就那样被淡在了那里。突然有一天,明告诉她要到广东去了!

见面的还是三年前的那个竹林,依然茂盛如初,而他和她呢?抱头痛哭之外,玲只能选择留在这个小城,等明的归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其实铃是个很传统的女孩子,不会跟着男友私奔,在那个并不开放的年代,铃还是听养母的话,和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认识!铃不愿养母伤心,一边上着班,一边等着明的回来,做他的新娘!明是她纯真的初恋呀,怎么能忘记!

思念如水,流动的是牵挂,明,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可以回来,给我激情如火的爱呀?不想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结婚呀?你听见了吗?无数个失眠的夜晚,铃静静地伫立在那片竹林里,望着如水的天空,明,你好吗?你可想我?我是你的铃儿呀,怎么舍得忘记?人面不知何处去,竹林还是依旧!

又是一个三年,明杳无音讯。养母和铃儿谈论婚嫁,是呀,哪个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女儿有个好的归宿呀!就在婚期的前一个月,明的表妹突然告诉铃:明得了癌症,活不久了,想见见铃最后一面!

纠结着,铃的心碎了!三年的守候,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吗?老天,你公平吗?怎样去见我的初恋,铃的心好像被掏空了!二十岁的人生有这样复杂吗?就在玲还在见与不见的心迟疑时,更大的噩耗传来:明去世了!眼泪,如倾盆暴雨而下,铃的心要快窒息了!

初恋,就这样没了!其实,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明的表妹带来了一箱日记,是明写的,一千多篇!铃含着泪拆开第一篇日记:亲爱的,你想我吗?我在想你,在南方的一个下雨的日子,我的思念似这漫天的雨水,绵绵不绝,铃,让雨水带去我对你的思念,温润你的心,不再有凉意,想你的明......

铃再也看不下去了,痛苦地失声大哭!表妹告诉铃:三年前,明就查出病情,只是不想让铃担心!明,就是这样,一个人带着病痛,带着寂寞,带着对玲儿的爱,飘然远去的!

那满满的一箱文字,是明无尽的爱呀!当初为什么不答应他的求婚,随他飘天涯?尽管激情不多,可是那是爱呀?还能有吗?尤其,自己的纠结,连最后一面也没有见,那个曾经牵手的男人,就这样永远的别离了!

痛苦的日子是很漫长的,想忘记偏又清晰地记忆。那种不同于擦肩而过的爱情,可以相忘于江湖,亦可忘记白首不相离的誓言,当然也可不用蓦然回首,他早已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痛也要生活,疼也要舔食着人生,人总要往前走。铃嫁给了那个木讷的男人,日子味同嚼蜡,淡而无味,既没有爱也没有恨,也没有激情,如一潭死水,没有任何波澜!铃抑郁的要死了,如同行尸走肉地生活着!

女儿的降临给铃的生活带来了些许的暖意,但日子还是激不起涟漪。那一箱日记重重地压在铃的心上,曾想烧掉他,可是舍不得,那时她的初恋;可是,明的影子住进里她的心里,还有那满满的一箱文字思恋!铃都不敢再看一眼,把这箱文字锁在了心里的最深处,不敢触摸。那都是爱!

有些人,注定了在不对的时间发生了不对的事情,可是偏偏一定发生,而且刻骨铭心!

偶然的机会里,铃认识风。那是一个成功的男人,拥有幸福的家,还有不菲的财富。他在铃的小城里开发着房地产生意,而且风声水起,爱人在风的老家生活着,距离铃的小城一个小时的车程,孩子读着大学。

风有着明一样帅气的面容,阳光灿烂。不同的是,明青春张扬,阳光干净聪明,风却是儒雅干练成熟,相较之下,明占了劣势。铃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似乎从风的身上,又看到明的影子,还有从未出现的激情!是成熟男人的魅力吗?要知道,风比铃大了整整二十岁呀!

痴迷地恋上了风,铃清楚地知道这恋没有结局,可是她还是义无返顾地扑了上去,即使粉身碎骨也要让自己的生活激情一次!但,铃恪守着她的底线,因为她是传统的女人!

风在这个小城里有一套住房,每次回家的时候,就会给铃电话:我回家了!话语里透着男性的磁性,让铃欲罢不能。铃和他很谈得来,彼此喜欢着对方,也彼此照顾着对方,相处是快乐的,无关性,只关情感,只关风月。风和铃常常在皎洁的月光下,牵手散步在林阴小道上,感受微风的呢喃,夜色的缠绵。风知道铃爱海,空闲的时候,风就会带着铃到海边拾贝壳,穿一串粗糙的手链戴在铃的小手上:真想永远牵着你的手,不放松!他们一起躺在沙滩上,看蓝天白云;涉足水中,嬉戏着;并肩依栏,远观潮起潮落,并轻轻地告诉她:喜欢她,喜欢看喜欢的人开心的笑容!此时,铃是幸福的!可是这样的幸福能有多少?这样的开始有结果吗?执你子手,谁不想与你偕老!

铃知道,这就是背叛!精神的出轨!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是从小缺失的父爱得到补偿,还是在风的身上看到明的影子,说不清楚,就像吸毒的人疯狂地爱上冰毒一样!

尽管风对铃很温和,铃还是逐渐憔悴了!她的心在煎熬着!尽管风从不会说:要你,可是铃从眼神里读懂了风的心,知道自己没有权利给玲带来幸福,也知道风不想伤害自己,一直压抑着心中的爱,那种原始的疯狂的爱!

那是一个有雨的夜晚,铃接到风打来的电话:我喝醉了,好想你!

铃说:等着,我去看你,一会就到!

风呜咽着:别来!来了你会受伤的,情和性是分不开了!没有情的性是动物的运动,我不想;没有性的情,能延续多久!你懂的,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我不知道这种性的克制还能坚持多久,铃,和你的爱人好好地过日子吧!

最终,铃还是匆匆赶了过去......

雨狂乱地肆虐着大地,还有大地上的一切,似乎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有些爱,从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是一种伤害;有些人,从认识的那一天起,就注定要别离!

世界上没有对错的时间,只有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人生才是完美的!

世界上,没有纯手工的爱情,总要夹杂着世俗的尘垢,只要坚信心中的那朵花一定会香飘四溢,赏花的人迟早会来的,带你去巴黎!

过客...匆匆... 2015---01----25

后记:这些文字是对朋友的鼓励,行文中如有伤害到你的地方,在此表示歉意!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把这些文字裸露出来,只是希望你尽快地走出来,不要忧伤下去,面对现实,勇敢地快乐的生活!唯愿你的明天,不,从此刻开始,我的祝福随着茫茫的雪花暖暖地环绕着你,你的明天一定精彩!你好,就是晴天!

分类:爱情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5-12-30 17:23:50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aiqingsanwen/5109.html=
本文标题:纯手工的爱/文过客...匆匆...
上一篇:野生的男子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