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一场,空负韶华

十生十世一孤城,灵魂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我始终等不到你。

为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等你。纵然人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你一人,寻你。而每一次轮回里都没有你的气息。日出又日落,春过了秋至,一年又一年,长伴孤灯,白发苍苍,一世又一世,执迷终不悔。

十一世,重返奈何桥,滚滚忘川河里浮现的便是我的前世今生。一步一回首,蓦然红尘,依旧没有你的气息。我绝望跌倒在桥上。凝眸远望,望尽天涯路,茫茫尘世,渺渺茫茫,我心苦,向谁诉?悲声泣,痛断肠。孟婆终不忍看我痛彻心扉,灌我一碗忘尘汤,繁华落尽,又一世。

这一世,拜孟婆所赐,没有了前世的记忆,我心安宁。我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笑声清脆叮铃,终日追蝶逐风,憨态懵懂。如若你不来,亦有如意良人与我茶靡开至,白头相守。然,终世事难料。

这一日,人海中一回眸,你一袭青衫,傲骨铮铮,不羁的黑发在冷风中放肆的飞扬。如一堕落凡尘的仙人,诱惑着我的心。一见倾心,莲步忘移,眼眸迷离。你薄唇微扬、颔首,懂我那一双多情的眸子。我似喜非喜脉脉含情,印入你温情的眼眸,欲语还休。心事刹那千回百转,思量几番,终明了这相遇之缘,是为了等待这一场美好的相恋。

我会读懂你轻锁的眉头,驱散你内心的孤独,哪怕倾尽我一生的温柔。

这一月,一见倾心,复见倾情,再见深情款款,爱意绵绵,默然相爱。月下,你轻抚琴弦,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身旁,我着一袭纤细的罗衣,随风款款起舞,林中忽然万籁俱寂,连虫噪蛙鸣都蓦然消失——怕是疑为天人下凡尘了吧。我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宽广的衣袖飘飞,轻风带起你我的衣袂,似有无数花瓣从天飘落,一副绝美的画卷舒展开来。

我要你的眼里,从此只有我曼妙的舞姿、仪态万千的容颜。

这一年,高山流水终觅得一知音,夜夜畅谈到天明。或是舞文弄墨,或是花前月下,步步倾心,一步又一步的沦陷。十指相扣,灵犀相守。忘却红尘纷扰,去圆一场风花雪月的浪漫。

多一步擦肩,觅得一份真情,琴瑟和鸣,千里姻缘一线牵。

惜一份情缘,只取一瓢弱水,比翼之鸟,闲看飞花卷云烟。

我心欢喜,双手合十,感恩天地。许是我前世在菩提下,日夜焚香,才修来这一世的共枕眠。我不倾国,不倾城,倾尽一生为一人。

复一年,你自轻舟去异乡访友人。

芦苇高,雨朦胧。我撑着伞,江边站,风吹散我满头的青丝,我的眼眸氤氲了江面。此番前去,可否许我归期?依依惜别你含笑不语,温柔拭干我颗颗相思泪。蒹葭苍苍,前路惘然烟波渺,你挥一挥手,把我留在了彼岸。你可知,彼岸的光阴,与流水一般落寞,似落花一样苍凉?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彼岸花开败,花落叶繁,残瓣零落成泥,碾做了尘,不留余香点点,我裁衣等你还乡。只是啊,那山道弯弯无限长,山隔水阻一重又重,一眼苦悲叹,百回悲欲绝。思念到了深处,不能碰,不可说,更深露重,屋内一人独酌,苦酒入喉,烛泪干,影绰人消瘦。晨起懒画眉,两腮相思泪,朝朝又暮暮,此恨绵绵无绝期。

忽一日,在闹市见一对璧人,郎情妾意,奴仆簇拥,十分气势。男子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似水多情,孤傲的薄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这是我千呼万唤的你,掏心挖肺爱着的你,离我远去多年的你。你白衣似雪,唇红齿白,再也不是我爱着的模样,我给你裁剪的青衫,怕早已被你丢弃在路旁。 这一生,烟花易冷,繁华落尽终归黄粱一梦。

心如死灰,一夜白发。我不想在夜空下孤独死去,于是在腕上划上一刀。生命陨落,前世今生凡尘种种浮现在脑海。

我已守候你千年

千年前,我是佛祖手上一串佛珠,一日遗落在凡尘,遇见你,一眼千年。

我在佛祖面前苦苦哀求千年,他许我十世相思轮回的忧伤,轮回里,如果能遇上你,便是我的造化,如若没能遇上,我将心甘情愿唱颂梵音,常伴孤灯。然而十世已过。孟婆念我痴狂,一念之差,我便再多一番轮回。我终能如愿等到你,可我猜到了开始,猜不到这样的结局。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情痴意长。我用千年的时间,只换得你片刻的温暖。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情愿那个人不是你,我苦等的那个人还在来的路上。

情何堪,因缘劫,一场执念,心字成缺,空负韶华。

天若有情天亦老。我缓缓闭目,心如止水。尘缘似雪,镜花水月,皆成虚幻。

华领秀QQ:826945655

分类:爱情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5-12-23 19:37:02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aiqingsanwen/4851.html=
本文标题:执念一场,空负韶华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