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天涯,惟念君

读过很多人的爱情故事,感动过,痴狂过。惟独,今生读不透的是自己的故事,解不了的是自己的风情。在安静下来的时候,最终能深深地懂得:咫尺天涯,惟念君。

--题记

很多爱情故事,一不小心就成为了经典。其实,那些成为经典的爱情故事,谁也不想去这样诠释的。这份别样的经典里,又深藏了多少人深深的痛呢?这份经典里,又填补了世间多少的沧桑与寂寥呢?

《廊桥遗梦》男女主角的临终一面,成为了我们心头永远不解的痛,爱得这般真切,却痛得这般深沉。或许,没有这份痛,它也永远成不了爱情中的这份经典。这就是爱情,这就是存系在道德下的爱情,你能说他们的爱是不道德的吗?可你又能说他们的爱是有道德的吗?或许,任何一段爱从自身出发,它本身就是具有多重矛盾性的。

《茜茜公主》的唯美爱情,最后落幕于世界第一次大战。这样的爱情,总是带着浓烈的伤,让我们在缅怀爱情,追念爱情的时候,总是在透过所有的伤痕看到这份唯美。很多时候,真想问一句,没有那份的决然,难道就不会有爱情的唯美吗?维纳斯的美丽和雅典娜的微笑,于你有选择的话,你会更爱哪一个呢?

我喜欢三毛的文字,不仅仅喜欢她文字中的洒脱,更多的是喜欢她和荷西的那个爱情故事。三毛,她是为了荷西而生,为了荷西而死的。或许,现在的人无法去理解这样的爱情,怎么爱一个人爱到深入骨髓呢?爱情能当饭吃吗?或许,说这样话的人是不懂得爱情的。爱情真正的伟大,不是能用现实来衡量的,也是无现实意义比较的,爱了就是爱了,不考虑任何实质的所有的。

喜欢三毛这种爱情观,爱情就是这样,坚持自己内心的那份所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与爱同在。或许,只有三毛才会明白,失去荷西的人生已经不完整了。所以,不管常人能不能理解她的这种做法,最后她还是随着爱情,随着荷西而去了。三毛是做到了咫尺天涯,惟念君。每个人在爱情里想得到什么,或者失去什么,其实只有自己的内心是最为清楚的。所以,每个人对待爱情的理解不同,对待爱情的坚守也不一样。

任何一段爱情,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爱情是两个人相互的感觉,所以尊重自身的感觉和尊重爱的人的感觉是很重要的。很多人,一生都是为了爱而活的,或许这样的爱情是很多人不能解读和认可的。可是,在爱情的唯美里,很多人就能超越爱情的狭隘性,为了爱情坚守和付出所有。

张爱玲于精神层面而言的话,她的应该也是傲然于世的凤凰,她有自己独特的意识和自己对爱情独特的理解。我一直为她的一生绝然与清高感动,也为她这一生对爱情的执着而心疼。我想欣赏张爱玲才气的人,不计其数。我想心疼张爱玲为情所困的人,也绝不在少数。或许,也很多人不会明白,这样的旷世才女怎么会为情所困到这般呢?难道,她找个来爱她的人没有吗?答案是肯定的,只是她爱的人只有一个,就这么一个。在她的内心就认定了这个人,咫尺天涯,惟念君。

或许,很多人怎么也不明白,这么一个男人有什么值得张爱玲一生为了他而最后远走他乡。也有很多人不明白,这样的一个男人,有什么值得张爱玲去爱的呢?用情不专,又没有很高的德行,又不是才华横溢,这样的一个旷世才女为什么为了他终身这样的让自己孤独着呢?或许,我们世人不理解的,张爱玲自己是能明白的。这就是爱情,不需要所有人懂得,只要自己懂得就够了。

张爱玲要的就是她心中所要的,不勉强自己也不勉强别人,以自己这种孤傲的方式活着。或许,很多人看到张爱玲的人生是不完整的,孤苦无依,最后一个人在他乡孤独的和这个世界告别。但是,我想说不定她觉得她的这生是不留遗憾的,她坚持了自己想坚持的活法。

爱情,或许是不需要别人懂得的,只要自己懂得就好了。咫尺天涯,惟念君。这个世上,有多少人为了爱情如痴如醉?又有多少人为了爱情执迷不悟?最终,谁也没有逃离爱情的牢笼,都愿意把自己的一生牢牢地困在了爱情里,不求解放,也不去挣脱,就这样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着爱情。

我也很钦佩金岳霖为爱的那份痴狂,人生很多时候往往就是这样,很多事情都超出了自己的想象。金岳霖自己一开始,或许也不会想到自己为了林徽因会终身不娶的。但是,他对林徽因的那份执念,那份爱意,最终自己也没有说法自己,自己也没有逃离爱情的枷锁,他愿意用一生这样来爱林徽因。你说他有错吗?明明知道林徽因是有老公的人,可是他还是这样无私的爱她一辈子。或许,这样的爱情都是超越一切的,也是无人能懂得的。

很多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演绎着自己的爱情,都在用自己的意识在诠释着爱情。或许,我们能懂;或许,我们不能懂。这一切,懂或者不懂已经不重要了,每个人对爱情都有自己的想法。

咫尺天涯,惟念君。

分类:爱情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9-09-01 17:23:58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aiqingsanwen/35958.html
本文标题:咫尺天涯,惟念君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